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救命!我掉书里了

更新时间:2021-04-05 20:09:07

救命!我掉书里了 连载中

救命!我掉书里了

来源:落初 作者:郭碳碳 分类:言情 主角:陈楚楚 人气:

火爆新书《救命!我掉书里了》是郭碳碳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楚楚,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只不过是看小说熬个夜居然猝死了!但是老天看我可怜居然让我魂穿到小说里了!雷文、吐槽向、文笔不好慎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子,您把我送到这儿就可以了。”

陈楚楚跟宇文封站在离王府不远的地方道别。

宇文封点了点头:“陈楚楚。”

“嗯?”

“今天……谢谢你的饭菜。”

陈楚楚看着宇文封这幅害羞的模样倒是觉得新奇,连忙摆摆手:“这有什么的,都是些家常小菜。何况原本也不是我准备的,下次……下次有机会我再给您做。”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陈楚楚知道,不会有下次了。

宇文封看了一眼四王府的门,看到那人正在王府走出来,抬起手拨了一把陈楚楚的发丝:“好,下次什么时候,我们再去看蒋老师。”

陈楚楚捂着头,惊恐的看着宇文封,对他这个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不适:“太……太子!您是要做什么?”

宇文封轻笑了一下:“谢谢你的寿桃包,那是我第一次吃。”

陈楚楚愣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宇文封笑,这么笑起来,倒是好看多了:“不用道谢的,祝您生辰快乐。”

话音刚落,便听闻宇文源的吼声:“陈楚楚!”

陈楚楚听闻声音吓得猛地扭头,听到脖子咔擦了一声,完了完了,这要断了吗?

宇文源一脸怒气的朝两人走过来:“你怎么跟翠翠走丢了?”说完这句,他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宇文封,“所以你是去找皇兄了?这样打扰他,可不好吧。”

宇文封又绷着脸解释,仿佛刚刚的笑只是陈楚楚看错了:“四弟你怕是误会了,我是看到你家王妃在外面迷路了,好心带她回来的。”

陈楚楚摸着脖子连忙点头。

宇文源瞥了她一眼:“果真如此?”

“对!我迷路了!我还遇到小偷了!”陈楚楚连忙拽着宇文源的衣服。

宇文封轻轻的在他们脸上扫了一眼:“误会解释清楚了,四王妃也安全送到府上了,那我就先走了。”

宇文源半弯腰拱着手:“今日就谢过皇兄了,是我家王妃年幼不懂事乱跑麻烦您了。”

陈楚楚也连忙弯腰:“谢太子殿下。”

宇文封转身背着手离开了,头也不回。

等宇文封走了之后,宇文源就开始找陈楚楚算账了。

“小偷,什么小偷?”

陈楚楚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就是……有位老妇人钱包被偷了,我帮她追小偷。”

“你?”宇文源的语气瞬间高了几个度,陈楚楚不禁暗叹果然是两兄弟,反应都是一样的。

“你还帮人追什么小偷啊?”宇文源拽过陈楚楚,“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宇文源把陈楚楚整个人圈进怀里,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一下子就红了脸,忍不住轻咳了一声:“王爷,这在王府大门这样不好吧?”

宇文源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松开陈楚楚,拉着她的手:“进门我再好好收拾你。”

陈楚楚听闻这句,暧昧的娇嗔了一下:“王爷~你好坏啊~”

听闻他把头靠近了陈楚楚的耳边:“刚刚他摸你头发我都看见了,待会我就把那簇头发剪了!”

这下子陈楚楚笑不出来了,浑身都在发抖,不仅脖子疼,头发也要没了!

一进门翠翠就哭着扑过来了:“王妃!您跑丢了,我可担心死了!”

陈楚楚抱着翠翠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没事没事,我这不回来了吗?”

翠翠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泪珠:“王妃您都不知道方才王爷多担心您!他到处派人找您,自己也没闲着带着下人们一起出去找,可把王爷急坏了……”

“翠翠!”没等翠翠说完,宇文源厉声喝道,“准备用膳。”

翠翠闭上了嘴,这才松开了陈楚楚,屈了屈身:“我这就去准备。”

陈楚楚奸笑着看着宇文源:“王爷~听闻您很担心我呀?”

宇文源别过头,径直向饭桌走去坐下:“坐下用膳吧!”

陈楚楚连忙摆摆手:“我跟太子在外面吃过了。”

宇文源听闻抬起头看着她:“你跟太子两人,在外面用膳?”

“啊……就是……吃过了……”陈楚楚越说越小声,都有些心虚了。

老蒋的事情是不能跟宇文源说的,宇文封有拜托过。

宇文源也没有继续问了:“那你早些歇息吧。”

她还想问宇文封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但是想了想,问了宇文源怕是要误会的,于是就道别完了回房了。

虽然回何婉儿故居那两晚,宇文源跟陈楚楚已经“睡”过了,但是回到王府,宇文源也还是不来自己房里睡,依旧是分房睡。

她也不懂宇文源在想什么,按道理说宇文源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应该不这么X冷淡才对啊。而且宇文源也洁身自好,压根就不是那种放着她不管出去寻花问柳的男人。她感觉到宇文源还是在乎自己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忽冷忽热。

泡着澡的陈楚楚想,不能坐以待毙啊。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宇文源搞到手啊?万一皇上抽风再给宇文源纳个妾什么的,宇文源又还不是很喜欢自己,指不定就答应了,再加上还有宇文皖玉这号人盯着宇文源呢。然后她开始懊恼自己的胆子太小了,明明上次都快搞到手了,自己却怂了。

洗漱完之后,陈楚楚给自己壮了壮胆,裹着肚兜穿上打底里裤然后裹了件外衣,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是有点料的,虽然不大。然后她鬼鬼祟祟的溜到宇文源的书房里,一路上都害怕遇到仆人,所幸没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家要鬼鬼祟祟的,大概是生活所迫。

别问为什么要穿肚兜去色诱,这个世界里她认为最性感的衣服只有肚兜……么得办法,以后自己再动手做两件吧……

宇文源的书房前并没有仆人在候着,陈楚楚敲了敲门。

“谁?”宇文源的声音从书房里传出来。

“是我。”

宇文源听闻没有回,陈楚楚再抬起手想敲门,门却已经打开了。

只见宇文源站在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这么晚了,你不在房间里休息,你来这做什么?”

“我……”陈楚楚欲言又止,这该怎么说?大半夜的来色诱一下他?

宇文源蹙着眉头看了一眼陈楚楚的衣着,把她拉进书房里:“你怎么穿这么少在夜里走动?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不冷不冷。”陈楚楚呵呵的笑着,接着却打了个喷嚏,场面一度尴尬。

宇文源叹了口气,脱下来一件外衣裹住了陈楚楚:“我送你回房。”

陈楚楚连忙扯住他:“不不,我……我睡不着!我很好奇王爷您每晚都在看什么,所以来……看看。”

这个理由太蹩脚了,陈楚楚都想扇自己两巴掌了。

宇文源却没有说什么,牵着陈楚楚来到桌边坐下:“那你就坐在这,帮我磨墨吧。”

陈楚楚连忙点头,然而她接下来居然真的只是在磨墨……

她就纳闷了,这木头是柳下惠吧,这么坐怀不乱?像她这样一个美人坐在旁边,居然真的只是在看书而已!

陈楚楚看着都要睡着了,磨着墨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

宇文源看着她忍不住笑了,理了理她脸上的碎发。突然宇文源的手被陈楚楚抓住,陈楚楚抬起头眯着眼看着宇文源。

“你的手在干嘛?”

宇文源收回手,躲开她的视线:“没干嘛,你的头发都掉墨水里了。”

陈楚楚连忙摸了一把头发,看到手上黑黑的墨汁确信自己是沾到墨水了。

宇文源看了她一眼笑出了声:“你个小花猫,脸上都沾到了。”

“是吗?”估摸是方才发丝上沾到脸上去的,陈楚楚胡乱的往脸上摸了一把,忘记自己手上还有墨水,越擦越多。

宇文源看着她满脸都花了,笑得更开心了。拍了拍膝盖,然后向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陈楚楚顺从的走到宇文源身边,坐到他的华丽,手勾着他的胳膊。

宇文源捏着衣袖给她擦脸,一边擦一边笑着说:“你脸都脏了,你这个小花猫。”

陈楚楚呆呆的看着宇文源,她真的好喜欢这么温柔的宇文源。然后她鼓起勇气扬起头,在宇文源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这下轮到宇文源愣住了,陈楚楚虽然一直都小心思挺多,但也仅限于搂搂抱抱和口头上说说,亲他还是第一次主动。

宇文源俯下身,加深了这个吻,他轻柔的细细品尝着,陈楚楚连忙闭上了眼睛回应。然而两人都经验不足,最后还是变成了乱啃一通。

分开之后,两人都气喘吁吁了。

宇文源头埋在了陈楚楚的颈窝里,柔声说着:“楚楚,我本想等你满十八再做这种事的。我觉得你还小,所以怕伤害到你……”

陈楚楚愣了,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没到十八岁吗?所以……宇文源一直冷落自己是因为觉得自己还太小?陈楚楚鼻腔上融进一股酸涩,这个男人,竟然是这种心思,如此的疼惜着自己。

“楚楚……我觉得我忍不住了……”宇文源抬起头,深深的看着她。

陈楚楚也动容了,伸出手捧着宇文源的脸。

没想到一个重心不稳竟然翻到在地上了!卧槽,这也太丢脸了吧!怎么这么突然?于是两眼一翻,装作晕死过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