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梦秋水

更新时间:2021-01-13 11:11:57

一梦秋水 已完结

一梦秋水

来源:落初 作者:空色彩虹 分类:言情 主角:白玉慕铮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空色彩虹原创的言情小说《一梦秋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玉慕铮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贵为太子的他,号称慕国第一猛男,心如死水,无心无情,杀人成狂。本着杀意,他寻到她,帝都生意最红火的青楼老鸨,风情万种,销魂蚀骨,香肩半露,一见面就将朱唇贴他唇上轻舔。他没拒绝,只因她那张脸竟与他九年前就跳崖身亡的妻子别无二致!他的妻是前朝公主,一个洁白如玉的天真少女。之后,冷静沉稳的他活脱脱成了个流氓,抛下府中端庄大气的太子妃与七岁小儿,日日流连于青楼与她痴缠成瘾,她风骚泼辣,对他又撩又打,他接受,自然也享受。阴谋,报复......他与她从此万劫不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到帝都,九骑军就各自散去了,隐于闹市,无踪无迹。

慕铮和当归驱着马车,直奔江思远的宅子。

此时此刻,正是下午时分,有些炎热,江大神医拉了个躺椅悠然自得的躺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半眯着眼睛,静看庭前花开花落,天空云卷云舒。

正欲与周公幽会之时,被一阵狂暴的敲门声惊起!江思远平静地睁开眼,摇摇晃晃地踱到门口,表面淡定,内心崩溃!

这节奏,这力道,不是当归那王八蛋又是谁?!他不是随慕铮滚边关去了了吗?啊?!没几日清静,一回来就来烦老子!一定要投个毒好好收拾他一番!

怨气满满的拉开一扇大门,果然就是当归!偏头一看,门前还停了一辆马车,车上有一只太子殿下,翘个二郎腿,大爷似的坐在那。

当归,慕铮,你两丫的吃饱了撑的吧,一天就来扰爹清梦!活烦了么?!当然,这只是江思远心里的声音。明面上,他面带微笑,风度翩翩,躬身行礼:“见过殿下,话说这个时候殿下应该是刚回帝都,怎不忙着回太子府,反倒火急火燎跑我这了?”你一来就没什么好事,快回去,回家找你媳妇去,别来烦我这个孤寡男人!

见江思远拦在门口,没有邀二人进屋的意思,当归笑着说道:“这次边关之行,给江先生带回一件大礼,刚好有空,就送过来了。”说完,转身回到马车,和慕铮二人合力才搬出一个大箱子,这箱子若是立起来,足有一人之高。

果真是件大礼,江思远喜出望外,仍故作矜持,道:“殿下客气了。”然后默默地打开了另一扇大门,慕铮和当归把箱子抬到了院子里的空地上放好。

当归一脸神秘,说:“先生,打开看看。”

这么大一箱,是金银还是珠宝,亦或是什么奇珍?果然的当朝太子,好大手笔!

猛吸一口气,把将要流出的口水吸了回去,他是谁?他可是体体面面的神医国手江大师是也,怎么会在如此小恩小惠面前失了态。江思远抖抖袖子,把披散的长发甩到身后,蹲在地上,整张脸凑了过去,美滋滋的打开了箱子!

。。。。。。

慕铮!我去你大爷的!我X你大慕王朝一十八代祖宗!!%#¥%#¥%@*.......千言万语,翻江倒海,汇成一个字:“哇~~!”阅过活人、死人无数的江大神医,妥妥的吐了!涂得肝胆俱裂,肺腑俱出,酣畅淋漓!

终于把大大大前天吃的都吐了出来,江思远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抬眼看向慕铮,用眼神问他,殿下,这特么的又是何种操作?!

慕铮一直在很认真的看他吐得欢快,一脸意犹未尽,江思远只想仰天长啸,死!变!态!奈何此时已无力,亦无胆。

看江思远终于顺气了,慕铮才开口:“这具尸体是从边关带来的,江先生,有劳了。”

劳你姥姥!叫我验尸就直说,还非说是大礼,我很是期待,脸凑那么近,打开,你就给我送一个恶臭扑鼻,尸水横流,血肉模糊,长满蛆虫的死人?!这简直就是非礼!

江思远欲哭无泪,忽地从地上窜起,低头直往屋里走,当归一把抓住,江思远满眼哀怨的回头看他,弱弱说道:“当归大人,在下去穿件衣服,可好。”穿衣服?这样哀求,当归一时措手不及,赶紧放手。

没过多久江思远出现了,全身从头到脚裹满棉布,只露一双眼睛,他这样,活动起来,真的方便吗?

“说吧,要验什么,给个目标。”布条裹得太严实,江思远有些口齿不清,慕铮竟然听懂了。

“还记得那日少钦中毒之事吗?边关遭暗杀将士耳后也有相似的血孔。”

江思远听慕铮这么说,立马严肃起来,再次蹲下身,细看尸体。尸体虽已腐烂得不成样子,但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伸出此时粗壮无比的右手,扳过尸体的头部,左耳后依稀可辩有个小孔。

江思远想了想,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刀,手指宽窄,薄而锋利,对着尸体耳后的那个血孔直接切了下去,一股浓黑黏稠的液体直接流了出来,恶臭难挡。江思远没有停手,沿着尸体下颌切割到中央,在顺着咽喉往下,直到锁骨,再横着切一刀,切口延伸至两肩。

接下来的事,让慕铮不得不感叹江思远的敬业精神了。只见他抽去右手布条,露出修长的不染一丝尘埃的芊芊玉手,朝着自己切开的口子细细摸索。这跟刚才吐得死去活来的人是同一个吗?既然要直接下手摸,那还裹这么厚,有意思么?这时连当归都觉得恶心了。

一路摸索下来,没什么发现,江思远用力将手往锁骨下方塞,朝着心脏的位置,继续摸索,很快就有发现,抽出手,摊开手掌,手心里有一个指甲壳大小的东西,细看之下很像蜘蛛。

江思远让当归打了一盆清水,将蜘蛛放了进去,连洗了好几遍,再举起来对着阳光仔细观察,蜘蛛从内到外都透着火红,“没错,是西域火狼蛛。”

慕铮顿时心下一紧,那少钦......

“放心吧,少钦只是被咬了一口。”江思远倒是很善解人意,他把左手上的布条也扯了下来,认真地擦拭了右手,又打来一盆清水,一边洗手一边说,“只是咬一口的话,就是少钦那个样子,高烧不退,而这西域火狼蛛真正致命的地方在于,幼年蜘蛛只比针尖大一点,它可以钻到人体里面,十二个时辰之内迅速生长,而人体耳后皮肤又薄。”

江思远感觉手差不多洗干净了,进屋里喝了杯水,又接着说:“这西域火狼蛛其实根本不是蜘蛛,只是一种长得像蜘蛛的怪东西,本身就是剧毒,少钦只是被成年蜘蛛咬了就不省人事,若是长在人体里,它也就最多能活十二个时辰,它一死毒就散发出来,中毒之人不出半个时辰必死无疑。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火狼蛛足以致命,为何还要多此一举补上一刀呢?”

为何?挑衅,宣战。江思远虽是疑问,心中其实了然,不过是在提醒慕铮罢了。

之前还有疑虑之事,慕铮终于想通了。振远军营可不是那么好进,看来暗杀的不是一伙人,中毒的话一个人足矣,又正好可以做得悄无声息。对刘将军只是轻轻一刀,原来并不是失手,只是知道不管怎样他都会死。苏一年本身就是警觉之人,又留了个心眼,及时赶到,一看刘将军伤势,将死未死,就怕他不死,顿时杀心大起,又补了一刀,下手可见其必杀之决心,看来并不知刘将军已身中奇毒必死无疑,那么他到底还是忠于慕国的。杀陈将军之时并未用无双剑,看来是在试探,果然调查此案的正是慕铮,接着少钦中毒似在警告,刘将军又遭暗杀,客栈遇袭,火狼蛛、无双剑,往生香.,孟秋水.....这些,都直指慕铮!该来的总算来了。

慕铮知道,他是当朝太子,身后可是整个大幕王朝,万不能让敌人打开这个缺口!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慕铮和当归抬着箱子准备离开,江思远急了:“说好的礼物呢?”

当归一脸顿悟,忙把提起的箱子又放下,冲着箱子抬抬下巴,说道:“一个不小心,差点把给江先生的礼物给拿走了。”

呃.....

“二位不用客气,举手之劳,是在下应当的!礼物就免了,长途跋涉都累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江思远忙吧他们连人带箱的送到门口,以及说是送,还不如说是赶,然后,啪的一声狠狠关上门,往回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妥,又折到门口上了把所。立在院子里,看着方才放过箱子的空地,越想越不爽,扯下身上所有布条,扔在那块空地上,一把火烧掉,是为去去晦气。

没走多远,一回头,看到江思远宅子里升起一股袅袅青烟,当归觉得好笑,“江先生,不会在自焚吧?”

“在烧衣服。”慕铮一语道破。若是要去晦气,更应该把那只右手烧了。

江思远放完火,用左手爱惜地抚摸着右手,这么细皮嫩肉,这么白皙修长,还能干很多事,这么有价值的手,他才舍不得。

当归驾着马车,驶进了刑部大牢,马车里除了一个死人,还有一个活人,就是那天抓到的黑衣人,此时正五花大绑,昏迷不醒。

慕铮已不在里面,他中途下马车,当归知道他是去了玉树银花后院。当归看到在他脸上竟有所期待,只是这个自以为心死之人他自己知道吗?他是在期待那个长得像宁白玉的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