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金夫

更新时间:2021-10-17 03:09:03

金夫 已完结

金夫

来源:落初 作者:非10 分类:言情 主角:冯霁雯太妃 人气:

非10新书《金夫》由非10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冯霁雯太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同样是清穿,冯霁雯面临的不是险恶宫斗,也不是伤神的宅斗,而是要嫁给满清第一美男,乾隆第一宠臣,史上留名的大贪官——和珅!  这时的和大人,还只是个一穷二白,在咸安宫求学的清贫美少年。  被祖父以死相逼送上了花轿的冯霁雯狠一咬牙,满脸决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君,你继续发愤图强,我负责把嘉庆帝架空掉!  ……  其实这只是一个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的贪官夫妇有爱(蛇精病)日常。新浪围脖:两个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牙儿。”他叹了口气,喊道。

“祖父。”冯霁雯也叹了口气,喊道。

这纯属为了掩饰紧张。

英廉到底也没有说什么,见几名丫鬟拿了东西出来,小厮冯九儿上前帮忙放进了马车里,便示意冯霁雯跟况太妃道别。

冯霁雯上前作礼,轻声道:“太妃,我回去了。”

况太妃看着她微一点头。

“我会回来看您的,到时可不许嫌我烦。”

况太妃不置可否地道:“哪儿来这么多话,快些走吧。”

冯霁雯点点头,又跟她施了一礼。

转身之际,忽听得况太妃在背后说道:“回去之后只做自己该的,不必过多理会旁人的看法。”

冯霁雯眼眶有些发酸。

太妃之所以将她留在静云庵这么久,会不会是为了让她避过流言最为汹涌的那段时间?

“霁雯知道了。”

“上车吧。”

冯霁雯上了马车之后,英廉方又与况太妃说了几句话,大约是问了些有关桂嬷嬷貂蝉之事,末了又是一阵道谢。

约是半盏茶的功夫过去,英廉方坐进了马车里。

望着缓缓行远的马车,玉嬷嬷开口叹道:“本是跟厨房交待了晌午太妃跟冯小姐一同用午饭的……说起来,太妃这些年,还未曾让人陪着吃过一顿饭呢。”

“也该回去了。”

“看得出来,这孩子很舍不得您。”

“进去吧——”

玉嬷嬷应下,扶着况太妃回了庵内。

将两扇木门缓缓合上。

马车里只有英廉和冯霁雯祖孙二人,西施和几个二等丫鬟被授意坐在了后面装放行李的青布马车里。

英廉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冯霁雯也不敢贸然开口。

先前听西施说,英廉是很疼爱他这个孙女的,一直以来都是要什么给什么,当成了掌上明珠一般爱护。

眼下这般,应当是真的生气了吧?

回去之后会不会罚自己一顿?

现如今一想到罚这个字,冯霁雯已经要头皮发麻了。

“瘦了这么些,这两个月没能吃好吧?”英廉终于开口,问罢叹了一口气。

“瘦些好,之前太胖了。”冯霁雯有意缓和气氛,便笑了笑。

英廉却是道:“乞巧节上的事情,祖父都已经听说了,你也不必强颜欢笑了。”

强颜欢笑?

她真的没有啊。

“你年纪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你祖母她走的也早……家里连个能照看你的人都没有,我又公务缠身,能顾及到的地方极少,是家中对你疏于管教,更是祖父对不住你。”英廉面上浮现了一抹愧疚,道:“这件事情,祖父不怪你。但日后要切记,万不可再拿自己的名声和安危来胡闹了。”

冯霁雯没料到英廉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

便配合地道:“孙女记住了,孙女日后定不会再让祖父Cao心了。”

英廉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这孩子自幼便是个固执的Xing子,别人的话从来听不进去。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那祖父便就依你吧……只是日后是好是坏,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冯霁雯听的半知半解,但大概就是……我算是拿你没办法了,你自己造的孽,日后只能靠自己收拾,祖父也帮不了你太多了?

虽然真还不是她造的孽,可既然她顶了原主的身份,自然而然就要对这个身份负责任。

告白被拒跳护城河的这个黑锅,也只能一背到底了。

“祖父放心,我一定会痛改前非,不再做给冯家丢脸的糊涂事了。”

英廉听罢点了点头,眼神中透着一种冯霁雯看不懂的情绪。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兼以英廉时不时的叹气声。

这可真是一个爱叹气的老爷子啊……

……

冯霁雯回到英廉府的时候,已有下人备好了午饭。

英廉却没有陪着她吃,他初回京,也有着一大堆不能耽搁的公务要忙着处理,将冯霁雯送到家,上下安排了一番,便换了衣裳赶去内务府了。

此刻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饭厅里的冯霁雯,还有些不能回神。

这与她想象中的情形完全不一样。

纵然早知道这家人口凋零,可她在外头住了两个月,回家的时候,竟连一个迎接她的人都没有。

想到方才下马车的时候,那只有秋风掠过的空荡门庭,冯霁雯难以释怀。

望着一大桌子菜,和前后左右空荡荡的座位,她屏退了守在一旁的两个丫鬟,只留了西施一个人。

为什么没人出来迎接她,这种自取其辱的话她实在问不出来,只能迂回地问道:“不是说府里有个姨娘和庶弟吗?他们今日不在家?”

“在的,奴婢方才还在前院见小少爷了呢。”

冯霁雯茫然了,“那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吃饭?”

“芜姨娘只是个妾室,是没有资格陪姑娘您吃饭的……至于小少爷,因为您向来不喜欢他,除了逢年过节,您从不许他来正厅用饭。”

“这样啊……”冯霁雯这才算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中,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西施不愿她在这上头多想,便错开了话题道:“桌上这些菜都是姑娘之前最爱吃的,想必是老太爷着意吩咐厨房给您烧的——姑娘快趁热吃吧,府里其它的事儿,奴婢回头再跟您慢慢讲。”

来回这么一折腾,冯霁雯确实饿了。

定睛往桌上一瞧,只见有清蒸鸡、红烧猪蹄儿、东坡肉、鹌鹑汤……摆满了形形色色的‘小动物’。

她来到这里这些日子,一直呆在青云庵里,还不曾吃过一口肉。

眼下见着,却并不是太有胃口。

但她得出了一个结论:原主这一身肉,纯粹是吃出来的。

挑着两道素菜吃了些,又喝了碗还算清淡的鹌鹑汤,约有了七八分饱意,冯霁雯便搁下了碗箸。

连着吃了这么多日的素,忽然之间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怕是对胃口不好。

纵然是要恢复到正常人的饮食,却还需一步步的来。

饭后,西施便去了厨房,交待了下去日后姑娘的饭菜少些油腻的荤菜,多出几样儿新鲜的素菜,只道冯霁雯是在静云庵里陪着况太妃吃素,吃出了味道来,改了胃口。

……

冯霁雯所住的棠院是府中内院里位置最好的独院,坐北朝南,宽敞明亮。

西施领着她在院中四处逛了一圈,熟悉环境。

这座古色古香的院落东西北三面儿都有屋舍,冯霁雯作为主子,自是住在朝南的那一排,正中间这一大间是三小间打通而成,正对着门儿的是堂屋,屋内木质结构颇多,堂屋左右各自隔着一道垂着珠帘的镂空雕花高拱门,帘后还设了一道内门,因是白日里,此刻便敞开着。

隔着细碎的珠帘往里头瞧,不难发现左手边那间是女儿家的闺房,右手边却是一间明亮干净的书房。

据冯霁雯所知,在这个时候,纵然是大户人家,似乎也很少会给府里的姑娘备下单独的书房吧?

西施看出她的疑惑,便解释道:“这原先是一间给姑娘存放闲置的偏房,去年年底姑娘听说金家的姑娘文采斐然,在府中有自己的独立书房,于是让老太爷也给您设了一间,但到底也没进来过几回……之前这里的箱笼等物,便挪到旁边右边那间耳房里去了——对了,紧挨着姑娘卧房的那间耳房,是洗漱间。”

“金家的姑娘?”冯霁雯随口问了一句。

====

PS:我天天要推荐票大家烦不?但我还是得要,因为事关重大啊//~~还请诸位大人鼎力相助,投出手中免费的推荐票给小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