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末世帝君成长记

更新时间:2021-10-17 03:00:56

末世帝君成长记 连载中

末世帝君成长记

来源:落初 作者:九爷在家 分类:言情 主角:姜灵石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九爷在家原创的言情小说《末世帝君成长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姜灵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现代白领穿越成女尊国一个身世不明的三岁小娃,从小被一个穷人家捡去给病儿子当倒插门妻主,这个以灵力生存的女尊世界,看她如何破解离奇身世,如何把一各个美貌郎君收归后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不觉来了这里已经三四个月了,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是几月来的,只记得街道的落叶和清晨的寒冷,想必是已然入秋时节了吧。

白日里听姜大娘对姜老爹说要开始办年货了,这才知道,原来已经快过年了。我不知道这里的年是否和我们那里一样热闹,我却知道,这里过年没有我的亲人。

“锦娘,今日是十五,你随我去鸾祖庙上香。顺便去集上办一些年货,来了这些日子,你这孩子忒的乖巧,总也不爱说话,出去散散心也好。”姜大娘一直叫我锦娘,这里的女孩都是这样称呼。

刚来的时候他们问过我的家事,我只说什么都不记得了。姜大娘出于对儿子倒插门妻主是否健康考虑,还好心的给我请过大夫,然而大夫并未诊出什么病症,只以为我是受了什么刺激,说日子长了就会好的,这才安心。

我仍然不想说话,只是默默点点头。姜老爹看我这样,又是一声叹息。安哥儿正坐在炕边发呆,听到他爹的叹息,转过头来又定定的看着我。

姜大娘挎着一个超级大的篮子,带着我出门了。篮子里一半的地方放她蒸的素馅儿包子,一些做供品,一些用来行善散给庙门口的乞儿,回来时还要用它装在集上买的年货。

按说姜家算贫困户,应该没有条件拿出这么多包子,但听说这里的鸾祖庙特别灵验,灵力深厚的人家都是把晶石化到庙里聚灵石上做供奉的,穷人家一年到头也攒不出一块劣质的晶石,所以只能供些吃食瓜果等俗物。

果然是入冬了啊,迎面吹来的风有些刮脸。路边的树伸展着干枯的枝桠,似乎想抓住什么,似乎又像在迎接什么。两旁地上的枯草被行人恣意踩踏得东倒西歪,我默默的跟着姜大娘走着,因为有姜老爹新给做的棉衣,身上不冷,心里却有些冷,这是我穿过来以后第一次出门,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好陌生。

路上行人渐多,大多提着篮子,小康之家有赶着牛车驴车的,富裕人家有赶着马车奴仆成群的。

应该没有官家的人,据说官家人去的是皇家的鸾祖庙,那里不允许平头百姓去。这里的服装有些似汉服,也有出于方便身着短打的。

走了近一个时辰才到,果然香火鼎盛,进进出出的善男信女不知凡几,上过香后,姜大娘说要去找了尘大师还愿,于是便随她往后面禅房走,在禅房门口碰上个小师傅说我们要找的了尘大师刚接待完其他的香客,此时正好无事,让我们随她进去。

这庙在我看来应该叫尼姑庵,因为庙里的师傅都是女人,据说外面那些鸾祖庙名下的田地里倒都是男人在耕种,每日将新鲜的蔬菜瓜果送至后面的山门,再由粗壮的婆子送到庙里的厨房。

进到禅房,姜大娘让我在外间等她,说还愿有还愿的规矩,叫我不要乱跑,她一会就出来。

我在屋里,环顾四周,西面靠墙是一个类似日式的榻榻米,上面放一炕桌,两面各一个蒲团,墙上有一副透着禅机的字,上书“常想一二”,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啊,常想一二。东面墙上是一副大慈大悲观世音画像,下面有香案、木鱼、佛珠、蒲团等物。

见此景我居然瞬间红了眼眶,我的母亲信佛,从小我家就有一个类似这样的小佛堂。

不知不觉的我已经走到蒲团上跪下,双手合十。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怎么样了?还有爱我的老公,到处找不到我他们一定急坏了,我有一个那么幸福的家啊,我不停的磕头,诚心诚意的向佛祖祈求,让我回去!让我回去吧!如果佛祖有灵,就让我回去吧!我好想念我的家人,呜呜呜……

“这位小施主,请莫要太过伤心了。”

不知什么时候了尘大师和姜大娘已经从内室出来了,见我哭得伤心便出言相劝,我略一抬头见姜大娘也是一脸不忍的看着我。

我起身的便当赶紧低头擦干了眼泪。再一抬头,只见了尘大师正眯着眼看我,似乎想从我脸上看清些什么,见我看她,便叹息了一声,走到我近前说“小施主切莫再伤心了,一切皆有因果,既来之则安之。”

我心中顿时一惊!

了尘大师说完转身走了出去,随即又听她言“一切有为法,有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幻,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难道,她看出我不是这个世间的人?告诉我,这都是命,让我既来之则安之?就当做了一个梦?

姜大娘怜惜的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慈爱的说:“锦娘,以后你就当我就是你娘,跟我回家吧。”说罢,拉着我往外走去。

了尘大师的话仿佛一颗石子掉进了平静的湖面,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也许真的回不去了吧,既来之则安之么?不然又能怎样呢?既然回不去,以后就安心的在这里生活吧!就当梦一场!

暗暗下了决心以后,跟着姜大娘的步伐也越见轻快起来。走到集市上,看着来来往往置办年货的人和小摊贩的叫卖声,豁然开朗,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我帮着姜大娘挑挑捡捡买了一大堆年货,有做新衣的布料、坚果饴糖、一小坛子酒、一只猪肘子、一个猪头、两条冻得梆硬的大鲤鱼、写对联祭拜祖先用的笔墨纸砚等等直到带的大框装得满满的,她手里还提着一只活的老母鸡,说年前还能吃几天新下的蛋。

碰上卖糖葫芦的,还顺手给我买了两串糖葫芦,我喝安哥儿一人一串。做为一个成年人,我表示很无语,别说我现在是成人的灵魂三岁娃娃的身体,就是我真正当三岁娃娃的时候都不稀罕吃。

我的不屑架不住姜大娘的热情,她非以为我不好意思吃,硬是逼着我吃了两个,苍了个天的,我是真不爱吃啊!

我们娘俩大包小包的回到包子铺的时候已经是天擦黑了。姜老爹望眼欲穿的站在包子铺的门口等着我们,见我们回来赶忙过来帮忙拿东西。

回到屋里,见安哥儿正坐在炕沿叠晾干的衣服,我破天荒的喊了一声安哥哥,然后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了他。

他像傻了一样,张大嘴巴瞪圆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我,麻木的接过我手里的糖葫芦,也不知道吃,看着他那傻样我噗呲一声笑了,手把手将糖葫芦送进他的嘴里“快吃吧,可甜了”。

见此情景,正在归置年货的老两口手里也是一顿,过后姜大娘像没什么事一样继续归置年货,只是双唇紧紧的珉着,姜老爹眼睛却有些红。

我知道,自从我来,他们属实真心待我。吃穿样样不少,也不让我干什么活,也许是因为没有女儿,也许是因为我年岁小却如此懂事乖巧,她们真当我是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只是看见我这么小的孩子,每日里像丢了魂儿一样死气沉沉的却还知道帮着干活,既心疼又有些心酸罢了。

因为心安定了,本也不是闷葫芦的性格,我的话便多了起来。只是有一件事叫我很囧,因为年龄小,我才三岁,在他们心里我又是安哥儿未来的妻主,所以就不忌讳的让我和安哥儿一个屋睡,其实不这么睡也没别的屋子给我睡。

好吧,安哥儿也才八岁。就当是亲哥哥好了,至于妻主,呵呵,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不是我忘恩负义,我的身世还是个迷呢,而且将来有钱了,还怕安哥儿说不上一门好亲事么。

“安哥哥,你从明日早起开始跟我一起锻炼身体吧?这样对身体好,或许你身体慢慢就能好了也说不定!”没错,我在窜达安哥儿健身。

自从我开口说话,我和安哥儿相处得就特别融洽,可能是因为他常年也没有个说话的人,突然有了我这么一个伴儿特别开心吧,所以有事没事总是喜欢跟我说话。

虽然年龄小点,可我成熟啊,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说他在听,因为他从小闷在家里,姜老爹从来不让他出门,别看八岁了,他知道的很少,只能在里屋竖着耳朵听外面来来往往的人闲聊,还有买包子的人只言片语透漏出来的信息。

据我观察分析,安哥儿的体弱应该是先天不足,光靠吃药治标不治本,还得锻炼身体增强体质才行。一般这样的身子最好学武,不为称霸武林只为强身健体。

“怎么锻炼?锦娘,你是知道我的,多走几步路也会气喘吁吁啊。而且,爹娘也不会允许我出去的。”安哥儿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咱们先由少到多,量力而行,每日进步一点点就可以了,时日长了你的身体就会好的。”我继续窜达。

“额,听上去好像可行,看说得很肯定的样子,要不,明日我先试试?可是,从哪儿开始呢?”因为不知从何做起,他又有点犯起愁来了。

“这个交给我吧,我去给你做点工具!今儿一下午就能做好!”说完我神秘一笑,就跑了出去。

我捡来一根单杠那么粗比较结实的树枝,用柴刀砍成两节,削得光滑些,用破旧布条缠上以防木刺扎手,在两边再绑上两个小沙袋,用来锻炼臂力。

又做了两个沙袋绑腿。院子不大,安哥儿又不能出门,既然不能跑步,那就套上绑腿在小院里多走走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