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三嫁宠妃:冷王追捕小王妃

更新时间:2021-09-25 03:09:03

三嫁宠妃:冷王追捕小王妃 已完结

三嫁宠妃:冷王追捕小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卿七 分类:言情 主角:秦妩修祁 人气:

经典小说《三嫁宠妃:冷王追捕小王妃》由卿七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妩修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妩这一生只做过三件大事:第一件,以与整个天启的女子为敌,强嫁于祁王为正妃;第二件,就是以免死金牌换了一诏和离书;第三件,义无返顾的怀了别人的孩子,终于看到那人变了的脸色……“王爷,用过这早膳,把和离书签了吧。”秦妩笑靥如花,瞧着那人三年间冰冷着的脸一寸寸碎裂,莫名快意。只是,许久之后……小丫鬟抖着小身板禀告:“王妃,王爷赶走了所有前来说亲的官媒,说……说你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这会儿,正带着聘礼往绣楼来。”某人咬牙切齿,冷笑:“关门,放狗,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陵修祁并未起身,依然坐在桌前,目光落在面前的兵书上,抬起头,眸色定定的:“若让本王离开,也不是不可以,若是阿妩可以回答本王一个问题,本王自然会离开;若是阿妩答不出,今晚上,就让本王留下,如何?”

秦妩皱眉:“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我答与不答,有何关系?”

他说答她就要答么?

再说了,谁知道他会不会问些极为刁钻的问题啊?

陵修祁薄唇轻抿:“你怕了?”

秦妩刚想说自己怎么会怕,她根本就不怕?可这样一说,不是正好中了他的计,双手环胸,面无表情道:“王爷,妾身很怕。怕的不行了,所以,王爷你走吧。”

锦书与锦画的嘴角抽了抽:王妃,你好歹……说怕的时候装一装啊。

陵修祁显然也对秦妩刷新了认识,抬眸,忍不住眼底浮上一抹笑意:“阿妩你原来这么怕本王,那本王更不能走了,否则,以后相处,怕是更让你不自在。”

秦妩眼皮跳了跳,真想上前把人给扔出去肿么破?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陵修祁这么无赖呢?

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说的跟他们多熟似的,他们这三年统共也就见了……多少面来着?

算了,她也数不清了。

秦妩虎视耽耽地睨着面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男子,深吸一口气,勉强扯了扯嘴角:“说吧,回答你什么问题?”

陵修祁嘴角勾了勾,如玉的食指,轻点了下兵书。

“既然阿妩你看过这兵书了,本王就考你一个关于兵法的,若是回答上来了,本王就离开可好?”

秦妩:不好!

扯了扯嘴角,狐疑地眯着眼,他难道看出什么了?

面容上不动声色,道:“王爷你问吧。”问完了赶紧滚蛋。

陵修祁垂了眼,指尖轻点了几下道:“若是有两方人马,一方带了15万大军,不日即将攻城;守城的将军,却只有两千五兵马,若你是那守城的将军,如何才能护住城池?”陵修祁顿了顿,“敌方的将军唯一的弱点,就是生Xing多疑。”

秦妩搭着眼皮,忍不住想朝天翻个白眼。

诸葛亮的空城计么,咱能换个更难点么?

嘴角抽了抽,可下一刻,心里却涌上一股警惕。

陵修祁不问别的,只问兵法,再联想到他先前问她‘可会脱身术’,秦妩刚想回答的动作,顿了下来。

菱唇抿了抿,抬眼,美目里几乎要喷出火来:“王爷,你耍我么?我父亲是文人,从不舞刀弄枪,你问我兵法,我怎么可能会?还是你觉得,我看本兵书,就什么都会了?”

陵修祁直直看过去,看到她真的怒了,露出一抹茫然。

想了想,眼底有带了几分笑意:“那阿妩是回答不上来了?”

秦妩冷笑:“你说呢?”

陵修祁把兵书一合,认真道:“那本王就留下来了?”

秦妩心里各种羊驼乱奔,嘴角抽了几抽,“行啊,你留下,我走!”

直接转身,竟是真的要离开。

陵修祁怔愣了下,似乎诧异她的反应:“算了,与你开玩笑的,那本王回去了,你……好好歇息吧。”

秦妩目送陵修祁离开,等他真的走出墨竹轩了,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茫然地站了会儿,转身,重新走了回去,坐在桌旁,手指抚了下那兵书,抬手,拿了起来。

锦书与锦画走了进来:“王妃,这……”

秦妩静静把书放下:“把书藏到看不到的地方,收拾了去。”

锦书与锦画对视一眼,也不敢多说,颌首:“是。”

另一边,陵修祁缓步出了墨竹轩,近卫统领于良跟了上去,默不作声。

陵修祁走到一半,停了下来:“于良,你成亲了吗?”

于良身体一僵,不知道王爷怎么想起来问这了,连忙摇摇头:“还、还没有。”

陵修祁朝前又走了两步,再停下:“那你,可有中意的姑娘?”

于良偷偷抹了汗,“没、没有吧。”

陵修祁转身,沉寂得瞧了他一眼,“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什么叫‘没有吧’。”

于良连忙道:“有、有,以前有个青梅竹马的姑娘,可是后来姑娘嫁人了……所以,就没有了。”

陵修祁倒是没再说话,又走了一段距离,回过神,认真道:“那你觉得,如何讨女子的欢心?”

于良一怔,难以置信的抬头:讨、讨讨讨女子欢心?

王爷他这是要做神马?

不过随即一想,顿时了然,王爷这是想重新把王妃追回来?

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小声道:“其实,其实王妃对王爷有心,王爷只要用些心思,就好了。”

陵修祁清俊的面容上,难得带了几分茫然:“她今晚上……似乎并不喜。”

于良‘啊’了声:不喜什么?

陵修祁道:“本王本是想逗她一逗,也没真的要留下。”

于良顿时了然:“王爷是想通过说兵法的事,让王妃感兴趣,所以,与你聊上一聊?”

他忍不住扶住了额头,王爷可千万别说是啊。

陵修祁却是真的点了头:“她在看兵书,显然是感兴趣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于良嘴角抽了抽,想说,王爷你情商这么低,真的好吗?

即使王妃真的感兴趣,他见过哪家夫妻见面是谈这些的?难道不应该说些小情趣什么的,好好哄哄王妃?

再不然,说几句情话,好听的哄一哄啊,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他是属下,哪里真敢这么说。

于是,于良委婉道:“王爷啊,即使是王妃真的喜欢兵法,但是说起来到底血腥枯燥了些,王爷你可以……说些别的。”

陵修祁认真问:“比如?”

于良嘴角抽了抽:这让他怎么说得出来啊?

突然他眼睛一亮:“王爷!属下想起来了,属下那里有本秘籍,保管王爷你看了,能把王妃追回来。”

陵修祁清冷的眉眼云霁般展开,“那去拿过来吧。”

转身,继续朝前走,顿了顿,“拿到书房去。”

于良一怔:“王爷,这么晚拿去书房做什么?”

陵修祁奇怪地看他一眼:“自然是要连夜仔细研读一番。”

于良:“……”

王爷你这么勤奋王妃她造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