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军,请下榻

更新时间:2021-07-30 08:44:05

将军,请下榻 已完结

将军,请下榻

来源:落初 作者:花三朵 分类:言情 主角:陈国屠城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花三朵原创的言情小说《将军,请下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国屠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亡国以后,公主们混的好的就成了祸水。混得不好的,就成了乞丐。棋归就是混得不好的那一种。所以她长的是公主的身子,耍的是丐帮的流氓。突然有一天,有位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她最爱吃的烧鸡来娶她,将军说:你要忍辱负重,先嫁给我,才能报赵国的国仇家恨。将军又说:跟着我,天天有烧鸡吃。于是,她又成了祸水。而且是混得最最好的那种,祸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对方底细,独孤单大呼一声:“保护公主!”

队伍就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兵器出鞘声,众侍卫队护在銮驾周围。

棋归绝不想自己的计划刚刚开场,就要以嗝屁收场,也有些紧张,把头探出轿外看。

只见对方装备齐全,该是正规军队。当前一人,金甲红缨,简直就像一只大公鸡那般显眼。

走得近了,才听对方大喊道:“燕军在此!特来迎亲!”

顿时陈国队伍大喜,连独孤单都缓了缓神色。

蒋公公大喜过望,和送亲将领独孤单一前一后上了前,光是一个行礼的动作,就见证了一个狗奴才和将领的区别。蒋公公是把腰弯得恨不得亲吻地面,独孤将军却是双手一整,行了个潇洒军礼。

蒋公公笑得脸上的粉都要掉下来几斤:“奴才见过侯爷,侯爷这才来接亲,可是有事耽误了?”

对方不肯下马,显然是非常倨傲的,眉毛一抽,道:“本爵爷是大燕国光武大将军燕君铭,代兄长前来接亲!”

顿时陈国一众傻了眼!

这,这……

蒋公公虽然是个太监,可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爱国情怀的,顿时就气得手都在抖:“这,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独孤单眼中也寒光乍现,显然是此事不能善了了。蒋公公来不及阻拦,就见他上前了一步,冷声道:“请问这位,将军,在贵国可有弟代兄接亲的习俗?”

燕君铭抬头瞥了一眼銮驾,里头只是若影若现有个端端正正坐着的人影,他似笑非笑地道:“怎么,本将军可是先王第十三子,袭复侯爵爵位,亲自代兄来迎,还玷污了你们公主不成?”

一个不守妇道的Dang妇,难道还要兄长亲自来接!若不是出门时兄长千叮咛万嘱咐万嘱咐,他率军而来就不是接亲,必是杀人了!

独孤单勃然大怒:“你们……欺人太甚!”

轿子里的棋归顿时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Xing。

这位独孤单将军,名字里总共三个字,全是寡Xing的,Xing格不可谓不扭曲不变态。他从小也不知道经受的是什么摧残式教育,最大的梦想竟然是以死报国!

当时听说公主逃了,现在这个公主是西贝货,他的接受非常快。对他而言,不管公主是谁,只要送出国,嫁到燕国,完成两国联姻的使命也就是了。而且只要冠上“公主”这个名号,那就是他守护的对象。因为“公主”,就象征着陈国的荣耀。

现在,为了守护受到侮辱的公主,在城外以少敌多,最后光荣战死,拉着公主以身殉国……那可不就是一个最完美的万古流芳的方案?

赵国亡的时候,棋归作为赵国公主,都没有以死殉国。现在被抓来当这个莫名其妙的陈国公主,她难道要趁这个机会展示一下作为公主“士可杀不可辱”的高贵冷艳吗?

答案当然是不!

不等独孤单真的发令攻击,棋归连忙道:“等一下!”

所有人诧异地抬起头,只见一团花团锦簇的人就从轿子里滚了出来。

燕君铭其实一直注意着那顶凤轿的动态。在他心里,王兄燕君行绝对是天上的云,对方就是陈国送来的一块烂泥巴,上辈子踩了狗屎所以这辈子能嫁给他的王兄的。可是猛的看到她就这么滚了出来,还是吓了一跳!

然后他就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道:“陈国公主……滚得好!”

蒋公公冷汗直流,讪笑了两声,连忙让金嬷嬷去扶棋归。到了这个时候,他的爱国情Cao早就用完了,现在只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连累死在这儿。

棋归自己提着裙子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也没有让金嬷嬷扶。

燕君铭高踞马上,看她年纪好像很小,身穿华服,还浓妆艳抹,实在是像一个偷大人衣服穿的娃娃!

秉持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棋归站在轿梯上,努力挺直胸膛,然后慢慢地走下轿子,穿过剑拔弩张的陈国队伍,来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燕君铭僵在马上,想到出来之前,兄长的嘱咐,实在也不是想把事情弄糟,可是又实在讨厌这个不守妇道玷污他兄长的Dang妇,因是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下马。

蒋公公连忙大声道:“误会!误会!大伙儿快把兵器收起来!”

可惜独孤单不下令,陈国军队无一人动。蒋公公就有些着急了,连忙推了推独孤单,嘴里嘟囔着些什么。但是独孤单愣是动也不动。若是燕军不以礼陈国公主,他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

棋归却并不把这种混乱看在眼里,她的神色并没有燕君铭猜想中的那样羞愤欲死,既不生气,也不怨恨,只是仰起脸,看着马上的燕君铭。

“将军,不知道您认不认得一个人,叫,赵棋归。”

燕君铭一怔。

棋归就知道自己是赌对了,她笑了起来,铺了厚厚白粉的脸,和一点樱桃小口,笑起来有一种诡异的妖娆。

她轻声道:“那位姑娘,说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告诉燕国武侯爵呢。”

那是王兄的救命恩人。虽然没扯清楚和这个Dang妇有什么关系,但是燕君铭还是只好下了马,不情愿地拱了拱手,道:“公主。”

燕军纷纷行礼。

终于,陈军也纷纷收好兵器后退。

蒋公公愣住,看着这站在荒野中,一身大红绣金华服的娇小女子,不由得在心里嘀咕道:怪事,不过是一个乞儿,怎么倒真有公主的威仪……

金嬷嬷没有他想的多,肥肉上沁出来的一身冷汗,早就浸透了身上的丝绸衣裳,连忙上前半扶半推的把棋归又塞进了轿子里,然后又抢了蒋公公的工作,几乎凄厉地叫了一声:“起轿——”

燕君铭和独孤单都分别上了马,列好阵队,护卫銮驾头尾和两侧,送亲队伍再度开始缓缓前行。棋归在轿子里,紧紧握住已经开始有些害怕的小鱼的手。

郊野的远处,有如重峦一般叠嶂绵延的的燕军军营,和令诸国闻风丧胆的燕国战神,燕君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