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如瑟

更新时间:2021-01-10 08:05:21

如瑟 已完结

如瑟

来源:落初 作者:歌者羌笛 分类:言情 主角:柳瑟柳母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如瑟》的小说,是作者歌者羌笛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相府庶女,身份卑微,不被重视。前世的她心地善良,懦弱无能,却也因此惨遭嫡长兄妹陷害致死。重活一世,带着杀手的身份回归,该有的仇,该有的恨,她要一一讨回来!新书《弹幕系统别烦我》已发,欢迎大家来看,来呀,互相伤害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瑟,你怎么了?”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柳瑟慢慢转过身来,失魂落魄的望着爹娘走来的方向。

“这孩子,怎么一醒来就胡言乱语开了……”柳父嘴里嘟囔着,方才柳瑟一脸着急连鞋子都顾不得穿了的样子,着实把他们二人吓住了。

“阿瑟……”耳畔传来轻唤她的声音,柳瑟痴痴的望着眼前这两张面孔。

仿若梦境一般,像是一场支离破碎的梦,在交织着,重叠着,让她越发分不清方向。

柳瑟被他们扶到床边,她的脸色发白,难看极了。双眼黯淡无神,这样的她,让人看着实在心疼。

大夫为她探了探脉象,说是她才醒来,身子又很虚弱,还得调理一段时间。这不,给他们开了方子,两人好生送走了大夫,柳父顾不上休息,忙带着药方赶去东街药铺抓药去了。

腊月的天是极冷的,外面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下着,一般这种时候很少有人出门。柳父转而从房间里取出一件落满尘土的破旧风衣,柳母帮他抖了抖其上的土,凑合着能挡些寒风。

“爹…”柳瑟唤着这声爹,心里划过一丝痛楚,都怨她,没能保护好他们,才让他们前世被人所害。

“阿瑟,不用担心,爹爹很快就回来。”柳父笑了笑,眸子里全然是疼爱与关切。

外面下雪了。她是听娘说的,难怪屋子里透着一股子寒气。若没有这炭火,他们怕是已经被冻僵了吧。

“孩子,冷吗?”柳母的声音柔柔的,总是夹杂着温柔,溢满了关怀的眼神让她心中一动。

她有多久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她与那个尊贵的地方格格不入,她曾一度想要逃离,却怎么也逃不掉。

柳瑟下意识的抬起身侧的手,想要触碰娘亲一贯慈祥的面庞。

柳母反握住她的小手,小手凉凉的,她就把它握在自己的掌心来回的搓着。“娘,我不冷。”

柳瑟应声道,嘴角微微上扬,带着盈盈笑意的眸子明亮动人,像是天边的星,衬的人心荡漾。

“我们家阿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姑娘了。”柳母眼底的笑意越发浓烈了。她的阿瑟生的好看,眉眼间传神的很,但又带着淡淡清冷气质,孤傲难懂。

生病的她虽然没有了往日的灵气,却也格外的清秀。即便是素衣布履,也难掩住她由内散发的神韵。

这样的阿瑟,怎能不让人喜欢。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只要阿瑟能在他们身边……

“娘,怎么了?”柳瑟轻声道,看着柳母难以抚平的眉头,她的心中闪过一丝担忧。

“娘没事,只盼着你能早点好过来。”柳母回过神来,又换上了温和的笑容。

“娘,我生了什么病?怎么会昏倒的?”她虽知道自己死而复生,但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蹊跷,她十二岁那年真的生了一场大病吗?为什么她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大夫说你是偶感风寒,再加上营养不良所以才昏倒的。”说到这,柳母的语气骤然转成自责,他们家境贫寒,她是恨自己让这么小的孩子跟着他们受苦……如果……

不,那个人是不会找来的,她早就抛弃了可怜的阿瑟不是吗。

“真的只是这样?但我听爹爹说我昏迷了半个月……”柳瑟道出心里的疑惑来。

“孩子,是爹和娘不好,没能照顾好你,我们找了好多个大夫,他们都说你……如果再不醒来,可能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柳母说的伤感,用袖子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声音都夹杂着一丝颤抖。

“娘……”柳瑟忍不住开口,她最见不得爹娘为自己的事伤心难过。

“有人在吗?”沉沉的女音透过虚掩的门缝传了过来,听着倒有几分不真实。

许是没得到应有的回应,那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提高了音调,倒有几分真切了。

“娘去看看。”柳母轻轻拍了拍柳瑟的小手,给予她一个宽慰的笑,转身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微胖的女人,圆润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小小的眼睛挤成一条缝,看着有几分滑稽。

一身暗红色冬衣穿在她身上极为不合适,但就是这样的人,莫名给人一种威严感,压抑的快要喘不上气来。

“您是?”柳母上下打量了一番,她的穿着倒也不是华丽,只是那别在发间的发髻璀璨耀眼。

柳母探究的目光转了转,她身后在雪地里站着的两三个丫鬟,墨绿色衣裙在风中摇曳着,她们垂低着脑袋,也就瞧不清模样了。

柳母看她们站在雪地里瑟瑟发抖的样子怪心疼的,想着先招呼她们进来,取取暖也是好的,却不想眼前这个胖女人又说话了。

“王妈来接三小姐回府。”掷地有声的女音也传入了屋内,柳瑟抬了抬眼,嘴角扯出讥讽的笑来。

呵,王妈,大夫人派给她的管事妈妈,表面上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却是那个该死的贱人派来监视她的。

从开始他们就没有真正接纳过她,那又为何要接她回来…她恨……

自称王***胖女人许是有些不耐烦了,懒懒的扫了眼挡在门口的柳母,“劳您让开。”她翻了翻眼皮,冷哼了声。

“什么三小姐?”柳母眉头紧蹙,有些见不得这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胖女人了。

“相爷思念小姐的很,特地派人来接小姐回府。”王***语气极为平静,像是波澜不惊的死水,听不出有任何的情绪夹杂。

相爷…特地…柳瑟只感觉这句话可笑的很,那个位高权重的相爷心中哪里有她这么个女儿,可怜娘亲还经常说着他的好。

在她眼里,他是世上最无情最冷血的人,她根本不配当一个父亲。

“小姐再不应声,就恕王妈无理了……”王妈眼底掠过一丝狠辣,她本就身强体壮,又有好武艺傍身,柳母被她轻轻一推连人撞到了门外的柱子上。

王妈似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时有些慌乱。她身后其中一个梳着双丫髻的丫鬟急急跑了过来,上前想要扶起倒在地上的柳母,却被一道身影抢在前面。

“娘,您怎么样?”动静早已传到了里屋,柳瑟抑制不住此刻的情绪,直接冲了出来,看到倒地不起的娘亲,满腔的怒火涌上心口。

她们该死……柳瑟身侧的小手慢慢攒成拳,清亮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恨意。她死咬着唇,任谁也看不出她隐忍的怒气。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再不出来你们是不是就要杀了我娘?”

“王妈不敢。”王妈虽然嘴上应着,但骤然发冷的眼神还是被柳瑟轻易察觉了去。

“不敢么?”柳瑟一边小心翼翼的将柳母扶起来,一边向盛气凌人的王MB了去。

“你们不就是想我回府吗,我应了你们就是了,何必这样咄咄逼人。”柳瑟扬着小脸,目光坚定如许。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块沉沉的石头敲击着王***心房。

王妈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眼波流转,顾盼生辉。皮肤光滑白嫩,小巧的脸蛋十分精致,像是落入人间的精灵,格外的明艳动人。

好一个美人坯子。

但明明是个年纪尚小的女孩,偏偏眉宇间生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寡淡与深沉来。

“三小姐果真愿意和我们回府?”王妈一扫之前脸上的阴霾,竟挤出别扭的笑来,探究的语气听得柳瑟极不舒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