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师父,你逗我呢

更新时间:2021-01-13 11:12:22

师父,你逗我呢 已完结

师父,你逗我呢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华盖木 分类:玄幻 主角:颜沛玲 人气:

主角是颜沛玲的小说《师父,你逗我呢》此文是华盖木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子书辰万万没想到自己原以为戎马倥偬的一生最后居然娶回了一个神仙妻子! 颜珂万万没想到拜个师居然把师父拜成相公! 于是,万万没想到就这样开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几日子书辰发现自家徒弟学琴不如前几日用心了,而且时不时的会盯着他看,但那不是子书辰看多了的爱慕的眼神,相反,倒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当子书辰问她“你老盯着我看什么?”

颜珂开口要么是对子书辰从长相到人品到技能,全方位的高度评价,要么就是“看着师父的眼睛有助于我理解师父的想法,这样对我学琴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诸如此类的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信口开河之语。

但是很多时候她都是一本正经的迎上子书辰询问的目光,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该干嘛干嘛......

于是,某人虽然天天来学从不旷课,也从不早退,但是效果寥寥。于是子书辰只好缩短授课时间。

其实,他一开始就知道这孩子不是个长情的主,不过,他显然高估了自家徒弟的耐心。

颜珂本就是学着玩玩,再说她现在只被人间的繁华和热闹有趣牵制着,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哪能静下心来去学?

比起学琴,她倒更愿意在街上闲逛,看形形色色的人,买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吃各种小吃食,听书,看杂技,看耍猴,看卖艺的各显神通......

这天颜珂和沛玲在去望月楼的路上被一个人拦住了。

看着眼前笑容大方的妇女,颜珂悄悄拉了拉沛玲的袖子低声问道“这是谁啊?”

那女子估计是看出了两人的困惑,笑道“想必两位已经不记得我了,”两人闻言有点尴尬,那女子接着很理解的道“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说罢像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颜珂道“姑娘,你还记得那天天在回春堂的那对母女吗?”

这下两人都想起来了,只是这女子今日实在同那日判若两人,任谁都无法通过眼前这个干净整洁娴熟端方的女子联想到那天那个衣衫褴褛头发蓬乱鼻涕眼泪糊了一把的人。

兰姑今日是专程来寻颜珂二人的,可巧在街上就碰见了,面对兰姑情真意切的诚挚邀请两人也不好拒绝,只好去了兰姑的家。

那是一个土墙围成的小院落,虽然看着破旧狭窄,可是却胜在干净整洁,那墙根下两方绿油油的菜畦更是显示了主人的勤劳持家。

院子里早已摆好了一张方桌和四个简单的木质凳子,听见说话声,兰姑的母亲也就是那天病危的老太太手里端着一盘菜笑吟吟的从冒着炊烟的伙房里走出来。

待到众人落座,母女两人眼含热泪的表达了对颜珂发自肺腑的感激和感恩,弄得颜珂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道“两位千万不要客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那种情况下我万万不能见死不救,现在奶奶身体健康,精神矍铄就是我最好的回报了,而且今天还有幸大饱口福,我还要谢谢你们呢。”

一番话说得兰姑母女心里熨帖无比,又深觉这小姑娘慈悲心肠,善良真诚。

饭后,沛玲陪着老太太聊天,颜珂跟着兰姑来到厨房,闻到一股颇浓郁的中药味儿。颜珂问道“怎么奶奶还用吃药吗?”

兰姑不好意思道“是不是药味儿很呛,哎,我都习惯了。娘自从吃了您的药之后,身体逐渐康复,这几日并未吃药,只是这里经年累月的熬药,味道怕是已经渗入这里的每一件东西了。”

颜珂默然无语,兰姑不说她也猜得到能猜到兰姑从少女时代就被母亲的病压着肩膀,一介凡人,还是弱质女流一个人支撑到现在,这其中的艰辛悲苦不在其中体会不到个中滋味。

兰姑看到颜珂的神情,便知这聪慧善良的女孩子心中感想,走过去抓着她的手真诚的道“颜珂姑娘,按理说我应该尊你一声恩公,只是你恐不愿,如若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姐姐吧。”

兰姑又道“姐姐也没什么东西可给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黑亮的带有一种颜珂不知是什么的淡淡香味的木质簪子插到颜珂发髻,看了看颜珂俏丽粉嫩的小脸道“这簪子对你来说可能有点沉重,但是姐姐的心意万望你能收下。”

颜珂摸到头上的簪子,触感柔和润滑,就拿下来想看看,结果簪子像是碰到什么东西。

一声瓷器触地的音响过后,兰姑最先反应过来,紧张的看颜珂的手“怎么样,没伤到吧?”

看她并未受伤,兰姑才发现颜珂在盯着那堆黑色的碎片,遂道“没事儿,那是药罐子,反正现在也用不着了。”颜珂点了点头,蹲下去伸出手,兰姑赶忙制止“小心手。”

颜珂感受手心里治世之水的触感,彷佛从心底感受到了兰姑的至诚孝心和坚韧坚强的人格。

兰姑还当颜珂是不好意思,劝道“这个药罐子虽陪了我十几年,可是我却从来没喜欢过它,现在由你来摔碎它,是最好不过了。”

从兰姑家出来时,已然过了酉时。

“姐姐,”沛玲拉住一路凝思蹙眉的颜珂,把她从自家门口的方向转回镇远将军府的正面道“姐姐,你怎么了,不去学琴了吗?”

“啊?”颜珂像是刚回过神来,实现对上金钉朱漆大门,又向上看到那五个大字,茫然道“怎么了?你说什么?”

沛玲有点担心的问道“去学琴呀,姐姐,都过了时辰了,你到底怎么了?”

一直到颜珂坐在子书辰的对面,她才找回状态。

子书辰也不问她怎么迟到了,直接让她先弹一遍前天教过的曲子。

颜珂自信满满的对着子书辰道“看我的!”

于是,当然,没有意外,颜珂没有华丽丽的失误,而是出乎意料的没有一丝差错。

连子书辰都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道了声“不错。”

颜珂那个得意啊,张嘴就道“那是,我身为堂堂上仙如果连凡人......”这种时候颜珂直来直去不知拐弯的性子就充分暴露了它的弊端,容易说漏嘴啊!于是察觉到说错话而且抢救好像为时已晚的时候,颜珂上仙急中生智接道“的东西都学不会,那还怎么当花溪医仙的弟子嘛!啊,哈哈哈。。。”

子书辰不动声色的笑道“哦?你的师父是花溪医仙,你是花溪上仙?”

“啊哈哈,”颜珂故作轻松的笑声中明显是心虚的掩饰,奈何她平时直爽惯了,哪里撒过谎,因此不免心虚。也就是拜师那次以及这次,而且两次都是对着子书辰......

“我那个上仙是自己说着玩的,但是我师父的确被村人们称作医仙没错。”

子书辰笑道“以你的医术称仙也的确可以。”

于是颜珂又心虚的笑了。

“花溪这个地方,我倒是从来没听说过。”

听着子书辰随意聊天的语气,颜珂也直起腰来,花溪可不是她胡乱编的,于是道“花溪是蓬莱山下的一个小村落,那里与世隔绝,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的。”说着又得意的道“那里可是里仙界最近的地方。”

子书辰看着她的神情不像在撒谎,于是又问道“那你怎么来到靖康了?”

额......又被问倒了,关于身世她是真没想过这么多,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人这样追问,但好在我们颜珂上仙在紧急中总是会生智,于是道“我是来历练的啊,师父说她老人家把该教的已悉数教给我,但但还不算出师,所以就让我和沛玲出来游历了。”

说完,不可避免的又是“啊哈哈哈”虚心一笑......

子书辰面对颜珂如此呆萌的表现,心里不知是该笑还是该笑还是该笑......

不过当晚,九朱阁就接到委托说去查一个叫“花溪”的地方。

但是,他并没有对这个线索产生希望,毕竟颜珂说她是和沛玲一起到的这里,但是沛玲三年前就出现在靖康了,那时颜珂又在哪里?

这么显而易见的错误,如果说颜珂是一个心机深沉,蓄谋已久的敌人,那绝不会出现这种低级疏漏。

可是她如果不是居心叵测,动机不纯,那又何必隐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