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天仙路

更新时间:2021-11-24 05:06:12

天仙路 已完结

天仙路

来源:落初 作者:微云疏影 分类:仙侠 主角:叶歆瑶叶氏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微云疏影原创的仙侠小说《天仙路》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叶歆瑶叶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天仙者,举形升虚,久住长生,与造物同参,经万古而不朽。  世人畏枯朽,惧瞑目,千方百计,欲寻长生之途,谋求天仙之路。殊不知大道千般劫难,万般险阻,陨落者无数。唯心志、悟性、机缘诸般不缺者,方能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简单地说,这就是一个前生误入邪道的女修,今生重归正途,追求无上大道的故事。  PS:新书《女帝》已开,希望大家多多支持,O(∩_∩)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歆瑶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感情叶涛以为她元气大伤,是因为太过担心叶家,强行冲击境界,导致身体受损,才刻意弯弯绕绕这么一大堆,劝她别太拼命啊!

纵知道叶涛这话,真心只有一小半,大部分都是为拉拢她的惺惺作态,可那又如何?能做出这副关切的姿态,总比一句话都不说让人来得舒服,所以叶歆瑶想了想,便说:“我晋级成功的消息,阿父大可放出去,再者,阿父不愿见叶歆榆,我却想与她谈一谈。凭我的本事,想让她说出藏着掖着的‘未来’,再容易不过。”

知道这个世界的本源乃是末法世界本源的一部分后,“历史的惯Xing”便很好理解,但外力的干扰却能将这脆弱的惯Xing打破并改变,比如檀郡叶氏与“历史”相似,却又诸多不同的地位;比如叶凝和叶歆榆的“预知”;再比如,自己的存在。

这些事情让叶歆瑶确定,改变萧骁的帝皇之命,并不会影响到任何人的气运,因为这个世界大道未全,不存在“天命”就更不存在什么“逆天”的说法。她之所以对叶涛这样说,不过是想找个合适的借口,想见自己那个妹妹一面,确定对方是否与天魔有关罢了。若真有关……她进得来自己的院子,就别想再活着出去了。

“既然如此,她若回来,我便让她去见你。”对自私自利的八女儿,叶涛视为毕生耻辱,将她逐出这一支,打算无视到底,听见叶歆瑶这样说,才松了态度,“你如今修为乃是檀郡叶氏最高者,纵不能左右整个家族的命运,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无需向我说什么,自己吩咐下人便是。”

叶歆瑶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与修士有关的,或者她真正想做的事情,她自然会瞒着叶涛去做;而与叶家有关的,涉及什么权力地位威望之类的事情,她绝对不会越过叶涛,自己派人去吩咐什么。

站在她面前的,终究是她此世的生父,她无法给予他一个女儿对父亲的孺慕之情,却必须给予对至亲长辈的尊敬。

这是源于血脉的联系,与修为无甚关系,而她很少去此世生母那里的原因也恰在于此——叶涛是个冷静理智的政客,与叶歆瑶的关系冷漠生疏,很是客气不假,但他的眼界与见识,以及对“度”的把握,都让叶歆瑶与他相处得非常轻松愉快,彼此之间合作异常默契,可如果去了生母那里……各种夹杂不清的眼泪与柔情攻势,绵里藏针的试探与家长里短的抱怨,实在与叶歆瑶本人的作风差很多。

见她这般态度,叶涛也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叹道:“你啊,实在是……”将圈子和界限划得太过清楚,让人挑不出什么礼仪方面问题的同时,也阻止任何人进入她的世界。

“我并没有您想得那般淡然,近乎无欲无求。”大概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眼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叶歆瑶难得生出几分调侃的心思,“待我养伤告一段落后,能否进入祖祠,观看供奉于最高处的天书全卷呢?”

叶涛怔了一怔,方笑道:“这是自然。”

做完该做的事情,叶歆瑶很爽快地回院子里闭关去了,全然不管叶涛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后,檀郡叶氏掀起了怎样的惊天波澜。

三日之后,叶氏族长与族老的内部会议中,关于萧骁的问题,一群或鬓发斑白,或修为强横的“前辈高人”,吵得不可开交。

“为什么要扶持萧骁?就因为两个愚蠢女人乱七八糟的行动,以及那看似愚不可及的‘未来’?若说萧骁身后有一个绝世高手为依仗,琼大人亦半步天道,又岂会输给对方?”

“如果琼大人真那么厉害,为什么这两个女人还要扒着萧骁呢?证明萧骁登基,乃是大势所趋!”

“她们还巴着叶楠的,也没见他多厉害啊!”

“你们够了!要我说,琼大人肯定是被人算计,先与对方拼了一场,输了先机,咱们才会失误。如今咱们知道未来,情况便反了过来,琼大人在暗对方在明,岂有再输的道理?”

“就是,他那么厉害,还能让萧骁当皇帝,必定当时是两败俱伤之局。咱们未雨绸缪,怎会让此事再度上演?”

各怀心思,隶属于叶氏不同派系的人,为自身利益吵得不可开交。

眼见他们吵了半天,什么都没吵出来,一位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的老者轻咳一声。明明声音极轻,却如炸雷般响彻众人耳畔。

檀郡叶氏高手虽多,大宗师却只有两位,一位坐镇皇宫,保护皇帝安全;一位留守家族,唯有重大事务才会出面,如今留守叶氏的,便是这位老者,是以一时间,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墨老轻轻颌首,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方道:“你们的私心,实在太重了!”

这句话很是公允,却太过不留情面,之前争得面红脖子赤的人纷纷觉得脸上挂不住,却碍于对方乃是檀郡叶氏年纪最长,修为……之前也是最高的大宗师级人物,不好公然反驳,也没办法下黑手使绊子。毕竟对方一生潜心修行,无儿无女,修为又到了这种程度,若非挂心家族,便是无欲则刚的典范,实在没什么缝能叮。

“涛小子一句话都没说,你们急吼吼地吵什么?”无视他们的心情,墨老先对族长点了点头,便望着叶涛,很是直接地说,“听他们这般争执也无甚意思,你是什么想法,琼儿是什么态度,直说了便是!”

叶涛哂然一笑,淡淡道:“琼儿自是信心十足,我却略有些忧虑,便对萧骁生母多方打听,发现对方乃是南越国人。也难怪这两年,大魏的破虏将军无视家族在政坛青黄不接的压力,硬是隐居庄园不出,饶是族长心急火燎,也见不到他的人。”

能列席此地的,没有谁是笨蛋,听他这样一说,很多人眼睛就亮了。

叶涛提到的破虏将军不是别人,恰是率水师攻打南越国七年,最终将之攻破的王原,出身兴安王氏。而兴安王氏全族九成九的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与佛门圣地“转轮宗”走得很近,王原更是转轮宗宗主的俗家弟子。

没等众人多转些心思,就听见叶涛幽幽叹道:“这位绝世强者的手下,哪怕全是昔日南越的王侯将相,在大魏,归根到底也就是个草台班子,消息严重不足。估计刺杀了好几次,都只是杀了王原的替身,让破虏将军吓破了胆,托言修养,实则躲到转轮宗去避祸。说来也是,他的庄园恢弘华丽,何等显眼,怎比得上转轮宗真正的山门处于深山老林之间,位置隐蔽?”

国仇家恨,确实能够让一位绝世高手放下风度,进行没有品位的刺杀,更何况王原本Xing残暴,攻破南越之后,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接触过他的人,多半恨不得食其皮啖其肉。再说了,按照现在的局势来看,天下乱象未显,复国兴许无望,那么先将仇人血祭死去的同胞,也算是快意恩仇。

听出叶涛的意思,众人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暗叹此人心机之深,手段之狠,轻飘飘几句话,就将对方往绝路上逼。

南越后人最大的短板,一是财力,二是人力。他们这些颠沛流离的复国者,哪怕再怎么牺牲奉献,都没办法在二十多年内进入排外Xing极为严重的世家权力核心,更无从得知这些“隐世门派”的机密。可对檀郡叶氏来说,再悠久的世家,再隐蔽的门派,祖先都是土里刨食的泥腿子,哪怕他们鲜少涉足政坛,在这一块知道的事情也不要太多,稍微找个机会,将转轮宗的所在地透露给南越后人,更是小菜一碟。

一个敢于对抗全天下,挑战社会秩序的绝世强者,若是知道仇人的所在,怎会不想手刃仇人?可转轮宗到底不是一般门派,它是佛门圣地,更是武林中少数的顶尖大派,纵无大宗师坐镇,却有三位宗师联手对敌,威力与大宗师相比亦不逞多让。只要这人敢去闯山,无论是否击杀王原,都会遭致转轮宗不死不休的追杀,若他能成功杀了王原,倒是更好。

盖世勇武,如同鬼神,想杀谁就能杀谁,无可阻挡的刺客,谁人不惧怕?只怕到那时候,天下还没乱起来,众多势力就先结盟,先将这人了结再说。若没了他的存在,萧骁不过一斗鸡走狗之辈,何足为惧?

“萧骁靠个人武力荡平障碍,得了天下,也必会沉浸在阴影之中,希望再无能以个人武力撬动天下的绝世高手出现。我檀郡叶氏纵然投靠于他,也远不如昔日自在,且以仙人后裔身份,屈就于一毛头小子,纵是为了家族延续,也让我极不自在。”见众人心动,叶涛慢悠悠地抛出这么一段话,“琼儿欣喜于对手的修为,希望与他来一场公平对决,若我只是单纯的武者,怕也生出此般想法。只可惜与个人利益相比,到底还是家族重要,所以咱们少不得卑鄙一番,在未决战之前……”把他往死里削弱了!

这一席话有理有据,由不得众人不服,但还有人心中不甘,想做垂死挣扎;“若,若世家知道杀不了他,与他达成协议,让他杀了皇帝呢?”

叶涛闻言,朗声笑道;“你当真以为他没脑子,能被那些‘雄辩之士’给糊弄过去?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