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九鼎豪侠传

更新时间:2021-11-20 06:59:11

九鼎豪侠传 已完结

九鼎豪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文水山 分类:武侠 主角:张公子张良 人气:

《九鼎豪侠传》由网络作家文水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公子张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挥铁椎于博浪,任侠义于江湖,九鼎功成鲲为鹏,千古谋圣英名扬,剑长啸,人何在?梦惊处,泪如雨……愿教此后无别离朝出夕归死生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失手?自杀?”豫让面容微微一震,身形略略往后一退,瞧着张良道:“想不到张公子真人不露相,还有这般本事?看来咱们这番却是有些大意!”张良知他以为鱼肠专诸是伤在自己手上,苦笑着摇头道:“你这番可是说错了,我虽练过些武功,究竟是些皮毛毫末之技,以鱼肠专诸手中鱼肠剑之利,杀我岂用一招?他乃是伤在旁人手上,那人姓名我也不知,不过似乎叫做清明风,想必你也是听过的罢?”

“清明风赵景?”豫让听见这清明风三字,脸上神色突变,眼光瞬时便在屋中扫了一圈,神情甚是戒备,目光直直盯着桌上那盏油灯道:“赵景如何会在这里?”张良坐在凳上略带无奈道:“原来是叫做赵景!好名字,好名字……他为何在这里,我自是不知,不过你既然来杀我,可否告知在下,究竟是何人要取我性命?又是为何要取我性命?便是一死,也让我做个明白鬼!”

“张公子何不去问鱼肠专诸?”豫让瞧着那油灯半晌,伸手将背上背负的那把长剑取了下来,掷在桌上道:“在下从不杀手无寸铁之人,张公子请拔剑罢!”张良这才明白他背上这柄剑竟然是给旁人所用,倒也确有几分义士意思,知他必是不肯告诉自己究竟是何人要取自己性命,当下叹了口气,伸手便要拿桌上长剑!

“张公子武学低微,岂是三晋赫赫有名的义士豫让之敌!不如让在下替张公子领教尊驾剑法如何?”张良伸手还未触到剑柄,猛的又是一人声音响起,形随声至,一个人影早已站在门口,一身黑袍,双手背后,面容沧桑,好似常年在风雨中吹打一般,多有几分悲苦之意。豫让也不曾想此处还有旁人,身形猛的一转,一股劲风几乎将桌上油灯扑灭,盯着那人瞧了几眼道:“你不是赵景!”

“小心些,莫将这孤灯弄灭了!”那人却不理会豫让,慢慢踱了进来,伸手护住油灯,看着一脸愕然的张良道:“在下来时,见张公子在暗处出神,便取了盏灯来,免得张公子在夜里瞧不见旁人!现下看来,张公子自是回过神来了!”

“这灯是你点的?”张良此时才心头一动,眼神中颇带几分惧意,此人看来已是来过两次,竟然还替自己点了一盏灯来,自己竟然毫无察觉,可见此人动作之轻,只是看他身形,似乎有些眼熟,一时心中又想不起哪里见过,转眼看那豫让时,见他神色极为戒备,眼光始终不离这人左右,拿着长剑的那只手也是有些微微发抖!看来眼前这人跟那甚么清明风赵景,乃是一路之人,也是咽了一口唾沫问道:“既然这灯是尊驾所点,那张良倒是多谢了,不知尊驾姓甚名谁,张良也好记在心里!”

“呵呵呵,张公子好忘性,你我曾有一面之缘,难道张公子不记得了么?”那人见灯焰稳住,这才一笑到,见张良脸上甚是茫然不解,挥了挥手道:“张公子忘了么,昨日乃是在下让张公子功亏一篑,误中副车,在下姓秦,名不周!”

“你是不周风秦不周?”张良听着这个名字一时还未回思起来,站在一旁的豫让早已脸色大变,后退一步,长剑噌的一声出鞘,神情畏惧瞧着秦不周,张良也是片刻之间已然想起,昨日那铁椎将至,眼见大功告成之际,便是有人喊了一声不周风,看来正是面前此人,心中也不免有些惊骇之意,此人只凭一双肉掌,便将一柄百余斤疾飞而至的铁椎带在一旁,这份本事当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拔剑出鞘?”秦不周此时脸色却是一变,眼中腾起一股寒意,瞧着豫让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你也只有两条路走,一个便是随我前去见驾,说出是何人指使你来此,另一个么,鱼肠专诸便在前路等你!”

张良见秦不周杀意已现,也是身上一噤,再看豫让抿嘴不语,面色狰狞,手中长剑猛然一抖,小小茅屋之中顿时闪出一片剑影,笼住秦不周全身上下,剑气之利,连坐在一旁的张良衣衫上都被掠过的剑气划破一道口子来,只是那剑影将及秦不周身上,剑锋猛的一转,却是直取桌上那盏油灯,看来这豫让早有算计,并非是要跟秦不周以命相拼,乃是要以剑风将这油灯扑灭,好借着漆黑一片就此逃去!

“想走?”张良还未瞧出这其中端倪,只觉眼前尽是剑影,却听那秦不周断喝一声,一片繁乱之中也瞧不见他如何出手,只听崩崩崩几声脆响,好似甚么铜铁之物被人折断一般,原本眼花缭乱的无数剑影忽然消失不见,那油灯火焰连晃都不曾晃一下,再定睛看时,只剩豫让满面骇然之意站在秦不周身前三尺,手中长剑只剩剑柄,秦不周双手轻轻一抖,段段残剑自手中落下,惊的张良连嘴都合不拢来,眼光死死盯着秦不周双手,豫让这一剑想必也是全力而出,剑气之利自不必言,却连那油灯分毫都不曾碰到,连手中长剑也被人一双肉掌折成一段段的,这等武学,别说自己此前从未见过,连听闻都未曾听闻过!半晌方喃喃道:“这……这难道就是甚么方术仙法么?”

“张公子见笑了!”秦不周脸上一笑道:“世间哪里有甚么方术仙法,这也是武学一途,不过张公子此前不曾见过就是了!”豫让却是趁着秦不周说话走神之际,身形忽然向后一退,将原本放在张良桌上长剑拿起,手腕一抖,这一番却不比方才,灯光下剑锋一闪,有似一道电光疾闪,径取秦不周咽喉,眼见一招得手,连张良都不由低低惊呼一声,却见那剑光半途戛然而止,再看秦不周时,仍是一脸笑意看着张良,好似跟他闲谈一般,长剑剑锋紧紧被他左手两指紧紧捏住,豫让奋力前送,奈何这长剑就似刺在一块铁板上一般,哪里送的过去分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