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春景人和

更新时间:2021-07-05 02:37:13

春景人和 已完结

春景人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桃夭 分类:女生 主角:南灵儿灵儿 人气:

《春景人和》是桃夭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春景人和》精彩章节节选:喂!你只是我雇来的杀手,替我报仇而已,可是你竟然敢打本姑娘的主意!还搞什么买二赠一,替我灭了N+1个仇家!我承认你很有个性,长得也很帅,还是个虾米小王爷,但我们不是一路人好吧!对敌人的那套对我不管用啦,征服本姑娘要用魅力而不是武力,OK?!...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南总是多烟雨,尤其在即将踏入夏日时,雨水更是愈发的频繁了。

这日,又是自清晨起便飘起了雨丝。大街上行人匆匆,纷纷躲避着这不期而至的细雨。偶尔有人撑伞走过,也是表情淡漠,匆匆而过。然,就在这样静谧的气氛中,却有一抹艳丽的红,悄悄的走入了人们的视线。

那是一位怎样的美人啊!一袭红色衣裙旖旎而行,同色的红色油纸伞下,只有那尖尖的下颌。如子夜般乌黑的发用一柄金簪束在头顶,额间一片梅形花钿,真是美艳绝伦。

这人,正是花挽月。虽那日因为赏雨而受了寒,但他本人却乐此不疲。夜楼的景色看腻了,终于踏出了房门,来到了许久未曾涉及的临安城中。

青石板路被雨水浸染成了深沉的墨青色,湿漉漉的酒幡无力扬起,萎靡的垂在店门前。此刻,大约热闹的便是酒肆茶馆了。被大雨耽搁的人们,买一壶清茶,叫上一碟点心,便能渡过这个雨水来临的日子。

当那抹红闯入人们的视线中时,茶馆中安静极了,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似的。所有人都没有动,直到一道白色的人影冲出门去,朝那伞下的美人而去。

花钰简直不敢相信,消失了五年的七弟,就这样施施然的闯入了他的视线。他什么都不敢想,只能拔腿冲出去。近看,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变。五年的岁月在他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的印记,却让他多了几分岁月历练出的美。

“小七,你可好?”哆哆嗦嗦的,他问出了这样的话来。

花挽月没有想到会在此处遇到花钰,他的六哥。但既然遇到了,他也不会躲避。唇角一扬,很是轻快的唤了声:“六哥。”

本以为此生再也听不到这个声音了,花钰倏然便红了眼眶。“小七,这些年你都跑到哪里去了?!”害的大家担心死了。

花挽月抬眸看向四周好奇的视线,轻柔道:“六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吧!”他不愿被这样多的视线注视,也不愿再待在这里的雨天里谈话。

花钰也注意到了,忙拉起他的手臂朝茶馆走去。“我正巧在楼上要了个雅间,去那里吧!”

“好。”花挽月柔柔道,神情温柔而美好。

茶馆中人一见那白衣男子冲出去竟然将那红衣女子牵了进来,不由诧异不已。再看两人熟络的模样,显然不是第一次见面,原来竟是熟人吗?

一道门阻隔了众人揣度的视线,花钰屏退了雅间中的其他人,为花挽月点了一壶茉莉香片。“小七,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些年你都跑哪里去了!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吗?”若不是今天遇到,怕是以后都难以见面啊!一想到这里,他便不由得惊惶起来。

“六哥,这么多年不见了,你的性子还是这样急啊!”花挽月笑笑,拿起茶杯,捧在冰冷的掌心里,舒服的喟叹了声。对于往事的怀念,让他的神情放松下来,神情愈发柔和了起来。

“你啊,怕冷也不懂得多穿一点儿。”两个人虽然才相差一岁,可花挽月自小身体便不好,花钰同其他哥哥们一样,早已经习惯照顾这家里的老幺了。花钰褪下自己的外袍,轻轻搭在他身上,一个劲儿的数落着。

花挽月轻轻一笑,道:“只是随便出来走走。”却还是接受了他的好意,紧了紧身上还带着体温的袍子。

听他一说,花钰突然想起自己方才的问题来,忙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些年你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穿暖……

茶馆里较之外面温暖多了,饶是如此,花钰还是上前将敞开的窗子关好。

花挽月手中拢着茶杯,身上渐渐暖和了起来,看花钰一副你若不答我绝对不放开你的表情,不由轻笑出声。“我啊,这些年一直都待在这里啊,就是临安啊!”他可是从未说话,只不过自从来到这里,却是从未出门过罢了。

“骗人!”花钰立即反驳道。“我这些年来经常来临安,怎么一次没有碰到过你!”这一点,他自是不信的!哼,小七一定是哄骗他的!

花挽月轻轻一笑,因为天气冰冷而微微泛白的唇逐渐恢复了血色。花钰脸上不由一红,虽然面对的这个人是他的幼弟,还是难免有些心猿意马。真是的,长这么好看做什么,偏偏要大家无地自容吗?!只是,花钰在想这句话的同时,似乎从未仔细关注过自己的容颜。

花家七子各个都是绝顶的容貌,花夫人年轻时便是首屈一指的美人了,而花老爷更是一等一的好相貌。这样的两个人,生出来的孩子容貌如何会差。且看花钰一双清澈的眼眸,刀削斧劈般立体的容颜,微微上翘总是带笑的嘴角,可是俊逸非凡。但花挽月的美则又是不同的,他的美是一种惑人心神的美,亦男亦女,扮作女儿家时也没有任何维和之感。不若,早已有人看破他的身份了。在夜楼中,除却亲近的下属,其他人一缕以为楼主是位绝色佳人呢!

“六哥啊,你今日不是见到我了吗?”他打趣道。

花钰一怔,随即便道:“好啊!欺负你六哥我说话不清楚是吧!”花家兄弟中,就数他的性子最急切,为此没少被几位兄长数落,怕他在外面被人家给骗了。

花挽月浅浅一笑,并不作答,而是轻轻呷了口已经渐渐温热的茶。茶水的味道很好,彻底暖和的他的身体和心。是他熟悉的味道,却是那人最喜欢的。怕是花家上下都不曾知晓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茉莉香片,只因为那人喜欢,便一直饮到现在,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这一瞬间,花钰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面前的这个人还是需要他保护的七弟,花家最宝贵的存在。“小七,这些年你过得好吗?”那样孱弱的小七离开家里,可把大家都急坏了,每个人都像是疯了似的找他,生怕他在外面遭遇什么不测。小七那样美丽的容貌又不会武功,若真的遇上一个心怀不轨的人,可是凶多吉少啊!

对于这一点,花挽月不可置否。他从未告诉人他习过武功,也从未让人知道他身负绝世武学。他这一身武功来得诡异的很,幼年不懂没有同家人说,后来也渐渐习惯了。因而,大家可是一直将他当作需要保护的对象,所以才让当年他的逃离是那样的顺利呢!

看到了花钰目光中的担忧,花挽月安抚性的朝他一笑。“我过得很好,六哥不要担心。六哥此次来临安是为了什么,是来谈生意吗?”借此,便转移了话题。花家的生意涉及的很广,他隐约记得似乎也有茶叶生意的。

花钰点了点头,“我是跟着商队来收茶叶的。小七,你这些年来在临安,怎么一封信都没有给家里写?!”

“忙啊!六哥也知道,我在外面闯荡,自然是需要做事的。”意外六哥不像以前那样好骗了,花挽月轻轻笑道。

“是嘛?”花钰虽有些疑惑,却还是信了的。

幸亏面前的人是花钰,不然花挽月可不认为其他人会相信自己,没准儿会一直逼问下去。花家虽曾是大名鼎鼎的武林世家,但如今却并不涉及江湖之事,自己是夜楼楼主这一件事,还是少几个人知道为妙,免得给爹娘兄长们带来麻烦。“六哥你呢,这些年好吗?”他笑问。

花钰一笑,“还好,虽然有些忙碌,却很充实。说起来,小七当年为什么要逃婚呢?若是不想成亲的话,尽管同大家说便好了。”他是大家最宠爱的幼弟,任谁都不会拒绝他的请求的。

花挽月握着茶杯的手指一顿,随即便神色如常的笑道:“当时年轻气盛,心想爹娘是如何不会答应的,这才……对了,”花挽月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不知道灵儿这些年怎么样了?应该已经嫁人了吧。”

花钰的脸色陡然一变,看向花挽月的目光竟然有淡淡的责备之意。“小七,灵儿她,她已经死了。”语气中的遗憾毫不隐瞒。

“啪。”

花挽月手中的茶杯坠落,碎了一地的,溅起的茶水湿了他的裙角,碎片划破了他的小腿,可是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般,呆了傻了,脑海中只有那一句话在回荡着:“她已经死了。”

刹那间,心好像同那茶杯一般,碎裂成了一片一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