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妃常难驯:倾城逃妃

更新时间:2021-02-26 21:05:59

妃常难驯:倾城逃妃 已完结

妃常难驯:倾城逃妃

来源:落初 作者:锦年1 分类:都市 主角:王妃王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常难驯:倾城逃妃》的小说,是作者锦年1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这一日,被强迫娶亲的汐王大人很不爽。这一日,被打搅了睡眠的郡主大人更不爽。于是俩张不爽的脸,相看俩生厌!他绝对不想娶她,她一点不想嫁他。但今日,他们要洞房花烛!怎么办?敲晕?下药?坦诚相待?还是告诉他她其实喜欢女人?他的手如此热,像灼热的火苗,所到之处让她肌肤发烫。一夜凌乱。“女人,你少吃点,你看你都那么重了,再重让本王以后怎么抱你?”“你说什么?麻烦你再说一遍!我怎么觉得我的右手失去知觉了?你说是不是饿得?”紫衣吃饭的手一顿,目光如刀,刀刀割向龙非陌。“女人,你多吃点,你看你瘦的,还想吃什么?本王命人去给你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元宵灯会后,紫衣总有些恍惚,鬼神之说,未卜先知什么的,她本是不信的。可自己如今的情况,让她不得不相信,有一些事,科学无法解释,但它的却存在。

有时,她也会怀疑自己如今的一切都只是在梦中,梦醒了,一切便了无痕迹,但梦如此真实,何况……她早已身死,粉身碎骨。

那么,那个人,便是她的良人吗?

古代多能人异士,面相,手相,星象,卦象这些,她作为一个新世纪的新人类自是不信的,但入乡也要随俗不是。

说不准,那个猥琐的老道士,真的是什么世外高人。

千夜雷进来时,便看到紫衣斜坐于榻上,一双如水眼眸闪着粼粼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以至于对自己的到来竟没有半点察觉。

“倾儿在想什么?”

突兀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神游的紫衣,她眼中有习惯Xing的锐利一闪而逝。

抬眸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千夜雷,他今日着了一身黑色蟒纹锦袍,玉冠束发,更显得整个人如出鞘利剑,锋芒毕露。王者之风,尽显无疑。

紫衣勾唇,颊边梨涡深陷,对千夜雷回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无聊罢了。”心中却暗暗想着,自己如今的警觉Xing真是越来越差了,方才若有人要杀她,那她小命早就玩完。然只是瞬间,她便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如今的她,过的已不再是前世刀尖舔血的生活了。何况……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千夜雷,紫衣张开双臂。

她早已不再是孤身一人。

千夜雷款步行至榻边,伸手将紫衣抱在怀中坐下,下巴抵着她的肩膀,闻着她身上淡淡的Nai香味,便觉心中无比安宁。

近日,千夜雷公务异常繁忙,已不再常来倾城阁。屋中静静,父女俩谁都没有再开口。只是安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

次日,雷王府门前车马相连。

午时,倾城阁内,紫衣眯着眼望着窗外射进的阳光,想着是不是该弄个窗帘。

“冬梅……”

懒懒一声轻唤,门咔嚓一声被推开,冬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至紫衣面前,眨巴着一双眸子欢喜道:“郡主您终于起来了,奴婢帮您穿衣。”说罢便干净利索的动手。速度之快另紫衣瞠目结舌。

紫衣眉毛一挑,望着冬梅淡淡问道:“出什么事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打了鸡血了?”

冬梅闻言嘴角一抽,幽怨的白了紫衣一眼。“郡主,府中睡到午时才起的也只有您了,奴婢今天已经在门外候了您俩个时辰了。”其实她很想直接叫醒郡主的,但想到郡主的起床气。冬梅抚额,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等我做甚?”

“郡主您一会就知道了。”

雷王府别院,搭了一个偌大的戏台。

紫衣窝在千夜雷怀里,正津津有味看着台上杂技班的表演。

千夜雷为人向来豪气,不拘小节。府中下人又是多年老人,他自是不会摆什么架子,紫衣更不用说,现代人本就没有尊卑之分。

于是一群人便围着高台聚在一起,气氛很是热闹。

倒立,顶竿,吐火,香刀,耍猴,耍大刀,爬高竿………这些杂技虽没有现代那般神奇,但也五花八门,蛮有意思。

“好!好!太好了!”

紫衣听着耳边的叫好声,望着台上蒙眼射飞镖的男子,在他的对面,另一男子头上的苹果应声裂成俩半。

随即几个苹果被高高抛至空中,那蒙眼男子侧耳一听,闪电般出手,苹果被一一射中,跌落下来。又是一番叫好声响起。

快!狠!准!紫衣也不由暗赞一声。

接着更多的苹果被抛起,撒在空中。其中一颗被扔在了男子前方,射程恰好与紫衣和千夜雷同在一条直线。

众人的目光皆被那苹果分散,唯有紫衣眼神一凌。

威胁,潜在的威胁。在那男子执镖飞射的那一瞬间,紫衣感觉到了,那熟悉的,带着破空之声呼啸而来的杀气。

几乎就在男子飞镖脱手的那一瞬间,紫衣猛然从千夜雷怀里站起,张开右臂。

只听“嗤”的一声清响,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紫衣身子一个趔趄,险些从千夜雷怀里栽倒落地。

变故突生,猝不及防,一切,不过眨眼之间。

周围看热闹的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呆住。只是瞬间便反应过来。

“郡主!!!”不远处,冬梅尖叫一声便向紫衣奔来。

李卫领着侍卫们怒吼一声,“保护王爷和郡主!!!”便拔刀向那台上冲去。

其他手无寸铁的家仆奴婢也齐齐神色惊慌却井然有序的向千夜雷靠拢过来。

而上座的千夜雷,正呆呆看着突然从怀中站起的紫衣,看着她挡在自己咽喉前手臂上的飞镖和泊泊流出的鲜血,只觉的那手臂在他眼里无限放大,天昏地暗,世界静止。

台上,那射镖之人见一击不中。一把扯下围在眼上的薄纱,手中飞镖再度抛出,同一时间,那些杂技班中飞身而下二十人,齐齐手执长剑向千夜雷刺来。却正好迎上向他们冲去的李卫等人。

近处。那数把飞镖带着森森寒光眼看就要刺向千夜雷眉心。突然横空落地十几名黑衣人,人人面罩黑巾,只留一双眼睛,阴冷异常,挥剑便打开了射来的的飞镖,然后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千夜雷和紫衣护在其中。

雷王府的侍卫多上过战场,他们武功高绝,下手凌厉,动作干脆利落。但对方明显更善于杀人之术,招招只取要害。顷刻间,便有数名侍卫受了重伤。

紫衣盯着院中厮杀的众人。眉目深深。这显然是经过精密筹谋,这是有人要将父王置于死地。想到此,她面色一寒,转头看向千夜雷。却见千夜雷一副天塌地陷,呆呆傻傻的模样。不由眼眶一酸,朝千夜雷喊道:“父王!我没事!”

千夜雷眨了眨眼,眼眶瞬间发红,颤抖着手想要触碰那飞镖,却又似不敢。

紫衣见此眉毛一皱,小手一抬,嗤拉一声将飞镖拔出扔在地上。自始至终,紫衣咬紧下唇未吭一声。

围在紫衣身侧的黑衣人见此,眼中齐齐闪过咤异与钦佩。

鲜血喷薄而出,溅了千夜雷满襟。似是彻底清醒。千夜雷伸手一把将紫衣揽在怀中。力气之大勒的紫衣几乎喘不过气来。

感到脖间一丝湿润,紫衣身子一僵,柔声道:“父王,我没事……。”

许久之后,千夜雷松手,紫衣从怀中掏出手帕,将胳膊简单包扎,动作熟练至极,仿佛练习过千百次,看的那些黑衣人更是惊异。

待包好伤口。紫衣扭头面色阴沉的盯着那些刺客。前世她也是杀戮无数,而这些人的手法明显和她如出一辙。都是经过训练的职业杀手。

千夜雷顺着紫衣的目光终于将视线移向院中,眼中渐渐迸出从未有过的森冷杀意。

院中厮杀仍在继续,李卫等人渐渐处于下风。

身子突然被人抱起又放下,紫衣扭头,只见紫色衣袍从她面前一闪而过,拔了身旁影卫的佩剑,带着一身凌厉直直奔向那射镖之人。

这是紫衣第一次见到发怒的千夜雷,他面色坚硬如铁,握剑的手上青筋暴起。不带任何技巧,直直劈向那射镖之人。

那人武器为一条铁质硬鞭,见千夜雷向自己劈来,下意识拉直手中长鞭,欲将攻击挡住。

只闻“嗤”的一声。长剑挥下。铁鞭短裂。

那射镖之人睁大眼眸,一脸惊恐。面上乍看完好无损,不过眨眼间,血花喷出,那人脸上,一道红线,将他整张脸一分为二。

紫衣目不转睛地望着千夜雷挺拔坚毅的身影,只觉霸气凛然。

那射镖之人的同伙见此,眼中闪过惊惧。对视一眼,便弃了李卫等人,齐齐向千夜雷扑来。

千夜雷手中银剑挥舞如龙,劈、砍、崩、撩、截、刺、搅、剑风凌厉,砭人肌肤。独自对上那二十多人,竟丝毫不居下风。

领教过方知何为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那片厮杀场,鲜血横流,残肢遍地,宛如修罗地狱,唯一身紫袍于其中傲然而立。

那些刺客见正面攻击讨不了好处,便开始用下三滥的手段。

一个刺客从怀中掏出一包粉末,劈头便向千夜雷撒来,千夜雷长袖一挥,连连后退几步。

紫衣见此心中一紧,冷声对身侧黑衣人说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去给我杀了他们!!!”

“是!”紫衣话落,那包围着紫衣的黑衣人中有一人应声道。随即十几条黑影齐齐飞射而出,奔向厮杀中心。手法比那些刺客更加狠绝冷厉,顷刻间,便有数十名刺客身亡。

紫衣眯起眼睛,这就是自家的影卫吗?果真不错。这些刺客,不过听命于人。就这样杀了,无济于事,必须要找到根源。想到此,紫衣再度开口:“给我留活口。”

“郡主,杀手是问不出什么来的,不如全都杀了,以绝后患。”那黑衣人中,有一人回身说道,看样子因是影卫首领。

“能留几个留几个。”紫衣说道。

“是!”隐位听言齐齐应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