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刀锋

更新时间:2021-01-13 11:05:53

刀锋 已完结

刀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正阳门上 分类:都市 主角:贺丛林 人气:

《刀锋》由网络作家正阳门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贺丛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面对无处不在的权力,狠辣横行的黑道,嗜血成性的杀手,不明真相的军警,要维护生命中那一点美好,许正阳别无选择——让利刃出鞘,有进无退;看刀锋所指,宁折不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亮隐没在浓黑的云层中,漆黑的夜空下山丘的峰峦如同一只只怪兽,呼啸着刮起阵阵阴冷的山风。一株株高大的白杨树在山坡上挺立着,张牙舞爪的摇摆着枝条,漠然俯视着林间的一切。

两名身强力壮的男子,身着丛林迷彩作战服,手中平端着81-1突击步枪,小心翼翼的在山林边缘探察着。这是一个标准的二人搜索小组,排列出堪称教科范例的警戒队形,当先一名中年男子枪口指向前方充当尖兵,一双警惕的眼睛目光锐利如刀,彷佛可以穿透林中无尽的黑暗。厚厚的陆战靴底在松软的林间土地上缓缓挪动,悄无声息。

断后的一人显然要年轻的多,涂抹了油彩的脸孔稚气未脱,若扔掉手中乌黑的突击步枪,他便是一个身着军装的邻家大男孩而已。但这里是战场,子弹不会因为你的年龄而高抬贵手,要保命,只能靠自己。

男孩脸上的肌肉因紧张而紧绷,和中年男子摆出背靠背的队形,枪口指向身后,缓步后退着随着中年男子移动,眼睛时刻扫视着身后和两侧。两人动作默契流畅,不带丝毫阻滞,已经经过了千百次的训练,动作完全成为了习惯。

黑夜给搜索带来巨大的困难,随着向林地深处推进的越来越远,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年轻人脸上的紧张渐渐褪去,一丝烦躁在面孔上闪烁着,口中轻声嘟囔道:“早知道就把夜视仪带来,省得这样麻烦。”

前面搜索的中年男子立即停下脚步,蹲下身子举枪戒备,警惕的环视着四周,确认方才的话并没有引起任何异常,才压低了声音,喝道:“你不要命了,这时候说话。”

年轻人微微一愣,虽说在如此寂静的山林中出声,就算压低了声音也会显得清晰异常,但搜索了一个多小时都毫无结果,如此谨小慎微是不是有些大惊小怪了,便不以为然的说道:“放心,他已经中毒了,刚才又和老黑他们动手,几乎耗尽了体力,不用这样小心的。”

中年男子回头瞪了年轻人一眼,道:“小子,咱们要找的人可是S组的突击手,刚才你也看见了,中毒之后一个人对付老黑他们5个,如果不是一心要脱离接触,老黑他们恐怕连命都没了。”

看中年男子如临大敌的样子,再想想方才那一场恶斗,年轻人不由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多说话。

中年男子缓缓起身,继续向山林深处搜索着。年轻人不再多言,紧紧跟上。两个彪悍敏捷的身影逐渐隐没在林地深处。

他静静卧在草丛中,一动不动,身上的作训服虽然不及丛林迷彩一般易于隐蔽,但是身边那些被他刻意安插的杂草,早已将他的身体和丛林的地面融为一体。黑暗就是天然的屏障,作为S组的第一突击手,隐藏已经成为他的本能。

S,silence,沉默,在攻击之前要保持绝对的沉默,唯有深深的隐藏,才有可能保持沉默。攻击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此刻自己是在逃命,为了今后的反击而逃命。

大脑似乎已经停止了转动,刚才停在自己身边的那两个搜索者已经说了,自己中毒了。其实不用说也能体会得到,慢性毒药,破坏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短暂的,绝对不会致命,但是足以让人失去活动能力。

他们到底是谁,是要除掉自己吗?可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可是大队派给自己的培训任务,怎么就到了敌人的陷阱里了?可敌人真的是要除掉自己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用不致命的慢性毒药?体力在不断流失,方才的恶斗已经快要让自己筋疲力尽,此刻还要强打精神和毒药抗争,这的确是一个考验。不行了,快要撑不住了。

汽车的马达声阵阵传来,十分钟已经过去四辆车,听引擎声音,都是卡车,这里的地形他不熟悉,但是来的路上他从直升飞机上面看过,山林的边缘有一条公路,公路,卡车,他的脑中忽然一亮,要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

昏晕暂时被驱赶了,大脑本能的计算着自己现在的位置,不远,离公路不足500米。咬咬牙,起身,无声的,身子如同水银一般在丛林间滑动,黑色的作训服如同融进无尽的夜色,飞向公路的边缘。

前所未有的疲劳,毒素的侵蚀,体力的透支,身上的伤口,挑战着年轻的意志,屏住最后一口气,飞奔,贴近远处驶来的卡车,身体如同风中落叶一般,飘入卡车的车厢。车厢是空的,这是他晕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意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耳边是卡车依然的轰鸣,眼睛睁开看见的是头顶不断向后飞奔的天空,够远了,要离开,起身,跃起,飞出车厢。

头脑中忽然一阵空白,原本操控自如的身体竟然在瞬间彷佛失去了控制,漂亮的下落轨迹突兀的变成了自由落体,重重落入路边的草丛,巨大的惯性拖着身体不停的翻滚,撞击,一下接着一下,当最后一次来自头部的撞击传来之后,身体停下了。

痛,头痛的几乎要裂开,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意外,是出卖,不光是这次,不仅是自己,还有马骁,牛强,雷宇,都是出卖,不行,要告诉贺大队,有人在对刀锋动手。

贺大队,一想到贺大队,一丝暖意渐渐在脑海中弥漫,疼痛仿佛减轻了,意识却在逐渐远离。那是把自己抚养长大的前辈,是上级,更是父兄,脑子里模糊的闪着贺大队的声音:“不要让人知道你的身份,被俘或者被杀,身上都不能有任何证明身份的标志。在你失去意志之前销毁这些东西。”

不用等到失去意志,每次行动之前组长都会统一检查,除去每个成员身上的身份标志。但是,这次不是行动,是背叛,是伏击,要自己动手销毁。

证件在背囊中,背囊在被伏击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武器,武器已经在被伏击之前上交了。臂章标志,这是作训服,没有臂章标志。那还有什么?

意识越来越模糊,还有什么,还有姓名条码,没关系,只有一个姓名,普通人绝对不会追查出自己的来历,但是如果是伏击自己的人呢?要撕掉。伸手到胸口,抓住绣着仿宋体姓名的长方形条码,撕……

如山一般的疲倦和昏晕,漫无边际的袭来,用最后一丝力气从心底发出一声怒吼,“是谁出卖我们”,终于,不可抵御的,他失去了知觉。

路边的标志写着:“集安,1.5公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