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三世红颜怒

更新时间:2021-11-25 07:46:36

重生三世红颜怒 已完结

重生三世红颜怒

来源:落初 作者:荷青 分类:都市 主角:梅洛华子 人气:

《重生三世红颜怒》是荷青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三世红颜怒》精彩章节节选:她是豪门总裁的女儿,睿智大方,豪爽桀骜不驯。却在一场阴谋里丧命,穿越到相国府,成为了相爷最小的女儿。诡异,悬疑,斗心……  她又一次死于一场阴谋里。  他让她再一次重生了。他是相国府的总管。饱读诗书,精通天时地利人和,风水等。有异能超生之术。  前生她是21世界响当当的明媚之后;后生是相国府人人唾弃忌讳的弱女子;再后生她是一个吸取前两次世故精华的奇女子,用智慧和手段驾驭了整个城池。  让他重生的异能大师芮杨,相国府的总管,将以全新的身份出现,让雨函的地位一落千丈。  她再一次站起来,以牙还牙,设计环环相扣的迷雾,暗中暗,局中局,案中案……击败了这位同样是从22世纪宇宙穿越的奇异之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国夫人,我回来了。”青莲敲门。

“进来吧。”国夫人从榻上坐了起来。微微展开了微笑。

“国夫人好。”青莲行礼,双膝跪下,双手趴地。很是恭敬。

“起来吧,小姐伺候好了吗?”端起一杯茶淡淡地品尝着。

“好了,小姐已经在休息了。我为她更衣洗漱了。”青莲如是回答。

“那么有没有什么异常啊。”国夫人追问道,嘴角深处有太多的无法揣测的端倪。

“小姐很好,只是她说好像有的事情模糊了。且不知道她的母亲也不在人世了。”青莲若有所思地回忆着,一丁点的细节似乎都没有放过,生怕说漏了什么。

“哦,看来确实病了,且病的不轻啊。”国夫人用手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那么,她没有说起其他吗?”

“没有,简单的寒暄几句后,小姐就不在说话,似乎很不愿意说。”青莲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国夫人,帮忙敲背。微笑的唇间显现出一份不可抵挡的美。相国府的丫鬟家丁,可谓个个精练。做事情干净,洒脱,干练,不拖泥带水,很懂得进退和分寸。每一个都是经过不同程度的培训。包括梅娟也是如此。

“没有大事就好,我就是担心会出什么问题啊。如果小姐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向相爷交代,向她死去的娘交代呢?”国夫人摆弄着自己的指甲,淡淡悠悠地说着,一副母仪天下之容。

“是,是,夫人思虑周全,为人宽厚,待人亲和,是小姐的福气。”青莲温婉而说。国夫人哈哈大笑,用纤纤玉手戳了一下青莲的头说:“死丫头,你嘴真甜。”

“夫人,这相爷也差不多回来了吧。他知道小姐回来了吗?”青莲高兴说道,眸子里渗入了太多的情怀。

“我已经派家丁去告知了,这会儿想必他已经知道了,怕是高兴坏了。”国夫人下意识地摸着青莲手。淡淡地望着,似乎有千言万语。“是啊,相爷一定高兴坏了,这个家如今只剩下小姐了。要是……”

“要是什么?”国夫人突然大怒。

“我错了,夫人饶命。”青莲连忙跪下,一个劲地渴求。

“算了,起来吧,这些年你一直跟随我,都很忠心,也很了解我的心意。有的事情过去了,就别提了。省得大家都难堪。”国夫人就如生病了一样,一下没有了精神。

“国夫人,其实我一直怀疑……”

“怀疑什么?”

“我怀疑四……四夫人没有死。再说当年的那碗毒药不是你弄的,你就别责怪自己了。”青莲安慰地说道。

“你懂什么?虽然毒药不是我调制的,计谋不是我出的,但是终归也是因为我啊。”国夫人一下子憔悴了不少。似乎是内疚,似乎是害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当年的事情,我至今还心有余悸。只是青莲,那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

“夫人,别想太多。人有的时候就应该狠心,不能儿女情长。再说了,一不做二不休,当年你也是逼不得已。”青莲坚定地说道,内心疏导彼此的心结。

青莲是一位主意很多的人,当年的毒品事件,其实她给予了国夫人很大的勇气。

这一切,都源于相爷。国夫人望着窗外摇曳的紫罗兰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

原本国夫人和雨涵的亲身母亲落画是同门姐妹。两人对相爷一见倾心。便双双发起对相爷的攻势。相爷看上了落画。落画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眉黛如画,婉约柔美,淡雅清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贤德淑惠,大方得体,最主要是和相爷一见倾心,两情相悦,故在一次月光淡雅的夜晚,情不自禁地越狱了洪流。当时的相爷还不是相爷,只是一位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丞相家的公子。

之后身为落画师姐的国夫人知道后很是生气,啪啪几巴掌打在了落画的脸上,并威胁说,相爷是她的男人,谁也不许动,要不然就和谁势不两立。落画很是伤心,她不知是师姐为何这样动气。但是也不好和相爷商量,生怕生出什么事端。其实落画哪里知道,师姐是想借助相爷的位置飞黄腾达,和爱情一点边也不沾的。师姐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怎么能容下自己的师妹和男人私自定下盟约呢。更见不得妩媚的师妹比自己好。

那一夜,秋意正浓,风高清凉。落画的师姐说:“你这个贱人,既然抢我的男人,还献了身,真是不要脸。”

“师姐,我求你了,绕了我吧,念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你就行行好。”落画哀求道。字里行间,尽是一抹哀伤。当和心爱的人高坑过后,发觉实乃是一个错误,内心不免几分错乱。

“原谅你也行,但是必须要我和你一起嫁进相国府如何。而且是同一年,同一时辰,必须我是正室,你是妾侍。要不然我将这事传出去,你的如意郎君还有你还有和颜面存活于世。”

落画见师姐这样咄咄逼人,但是话也很在理。便勉强答应了。和相爷说起时,相爷大怒。为什么一定要捎上你的师姐呢?难道没有她你不活了吗?再说了,还要她做正室,我不答应。

相爷的坚定,让落画很感动。落画说:“你在意的是我,又何必拘于小节呢?再加上师姐也是爱你的,这样多一个人爱你难道不好么?”

“可是……可是……”莫名其妙地说着。“别可是了,就这样定了吧。”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而婚期也定好了。嫁妆都准备好了。落画也知道自己怀孕了。当她把消息告诉相爷的时候,乐坏了,一把把她揽入怀中深情道:“今生,我只许你是我的妻,其他的人都是花篮,为你而生。此生,得落画,足矣。我愿意为你生为你死。”

落画说:“我怎舍得你死,即便是我死,我也不许你比我先。”而后两人死死地搂在一起。这一切刚好被心生妒忌的师姐看到。便对落画产生了极大的憎恶之感。心里暗自发誓,落画,今生,有你没有我,有我没有你。

之后结婚那日,两台新娘骄里,只有落画师姐一人。落画却没有出现。而落画师姐便成了名正言顺的相国府夫人。当时落画师姐说落画因为了疾病,所以要等过些时日才会进王府。相爷知道是落画的这位好师姐在中间做了手脚。便对落画师姐不理不睬。婚后第二天便陆续娶了郡夫人,淑夫人。国夫人见自己不得势。便在婚后3月,不知道从哪里找回了落画。就当年为何没有出现在轿子里的事情,也没有人再次提及。相爷每一次问起,都被国夫人以各种理由驳回。

雨涵母亲便成了四夫人。当时备受相爷宠爱,可以说是专房专宠。虽然落为没有名分的四夫人,也她与相爷的那份情谊。作为国夫人的师姐此时大发雷霆,与落画势不两立。落画是单纯没有心机的女子,哪里是国夫人的对手。

落画在进相国府同年的腊月生下了雨涵。这天夜里风雨交加,屋子外雪花点点,梅花肆意绽放。整个相国府忙的不亦乐乎,而相爷更是高兴的要不得。国夫人则独自在房间里流泪傍徨。此刻,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和国夫人一番对话后留下一包东西便消失了。

此后,落画便一直微微弱弱,要死不活的样子,每天都躺在床上不得出门,脸色总苍白无力。相爷找遍了大小名医,也终究无法。府里上下都说她得了不治之症。落画在生下雨涵二年后的某天夜里突然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其中许多端倪,或许只有国夫人明白。于她,一切都是为自己的未来铺路。

落画成了世人口中的妖孽。所以雨涵从小不受人待见。

国夫人暗自发誓道:“当我路者,死。”其实对于那碗毒药,也是一位得道高人赐予的,其中的法子也是高人授予的。落画为什么突然消失,国夫人也不太清楚。

落画的消失对于国夫人来说是一件喜事,至少这件事情不会牵连于她。

这一切难道只是因为爱而生恨吗?或许时间会慢慢解开一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