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武灵仙途

更新时间:2021-10-17 03:09:11

武灵仙途 已完结

武灵仙途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喜人肖 分类:都市 主角:张灵肖府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武灵仙途》是喜人肖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灵肖府,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年自灵海之城出,踏上寻挚爱与报血仇之路,路途之中,结识挚友,人魔相恋,战天骄,屠势力,破苍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轰隆隆!

惊天雷声,犹如洪荒古兽咆哮之音般,震天动地,震天之音,连绵不绝,而在雷声响彻天际之时,一阵阵暴雨伴随而下,洒落在大地之上,而有一些雨滴,则是落在一处山洞内。

那山洞在悬崖之上,如若不仔细观察,难以察觉着千丈之深的悬崖之上竟还有一个山洞。

而在那山洞洞口处,躺着一位身着破烂灰袍,容颜清秀俊逸却憔悴,甚至还有不少污秽的青年,此人为张灵,三年前曾是灵海城之中,一位放荡不羁而霸道的绔纨弟子,不过在三年前发生了一件事情,却颠覆了他的一切,让他沦为如今这般下场。

滴答滴答滴答...。

山洞之外狂风暴雨,而由于此山洞位置偏僻,那些落在此处的暴雨却是微乎其乎,细雨没有暴雨那么猛烈,而是像羽毛般轻盈的落在张灵那俊逸的脸庞上,替他清理脸庞之上的污秽。

在雨滴的拍打之下,张灵脸庞之上的污秽渐渐脱离,伴随雨水缓缓落在他的脸庞,令那能够迷倒千万少女的俊逸脸庞展现出来。

而在污秽被雨水清理的同时,本是昏迷了许久的张灵那沉重眼皮微微跳动,修长而白皙的手指亦是跳动,旋即在这等性状发生半刻后,那沉重的眼皮,终于是睁开了。

那是一双晶莹剔透的幽黑瞳孔,虽说看似十分普通,但那瞳孔的深处,却仿佛是蛰伏着一条潜龙,此潜龙不动则已,但如若一旦爆发,势必犹如惊雷。

睁开了双眼,张灵的意识也是渐渐清醒,不过却依旧还有少许模糊,其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随即扶着地面缓缓起身,而在他起身之际,脚裸之处传来的痛楚,疼的他骤然想起了先前所经历之事。

在他坠入此山洞之前,因为激怒了那收留他的肖府的大少爷肖轩源,因此遭受了报复,在他干完了家奴该干的事情,去到肖府后山进行“修炼”之时,被那比肖府势力低上几分的荒府的少爷荒靖追杀,势要断他一臂,面对断臂之危,张灵并没有妥协,而是宁愿身亡,也不愿沦为比废物更废的残废,最终选择跳崖自尽,不过老天却并没有让他死去,而是在关键之际令他坠入了此山洞之中,所以如今,他方才会在这里,不过他的脚,也因此而受了不轻的伤势。

“肖轩源,荒靖,迟早有一天我会把债讨回来的!”张灵咬了咬牙,幽黑的瞳孔满是愤怒,他会沦为如今下场,还真是拜他们二人所赐。

不过旋即,他那幽黑瞳孔之上的怒火却是忽然熄灭,自嘲的神色出现在他的脸庞上,冷笑道:“可想要讨债,以我一个废物,拿什么讨?”

如若是在三年前受到这等侮辱,或许他还能够借助他父亲的势力将肖轩源与荒靖二人碎尸万段,不过因为三年前的一场变故,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而那一场变故的引发之物,是他父亲的遗物,为一枚古色玉佩。

他从当初的张府大少沦为如今的肖府家奴,而三年的家奴,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少羞辱,如若不是因为他的挚爱灵儿的叮嘱与他心中那令人疯狂的执念,或许他无法苟活至今。

轰隆隆!

蓦然间一道惊雷声响彻,伴随着那耀眼闪电掠过天际,一条深长而仿佛没有尽头的通道便是忽然闪过了张灵的眼前。

“那是?”原本沉寂在自卑之中的张灵见状,褐色剑眉微微皱起,旋即他侧身稳住身形,望向十丈之外的漆黑处。

在漆黑之处,有一条极为隐晦的通道,如若不是刚才那一道闪电所为,或许张灵还无法发现这山洞之中,竟然还有一条通道。

张灵依稀看清那通道后,眉头更是皱,不解的喃喃道:“这山洞是在肖府的后山,莫非通道之后,是肖府的宝库?但肖府却又没有理由在这个山洞之中建造宝库啊,可如果不是肖府的宝库,那这山洞内部,会有什么?”

幽黑的双目死死盯着那一条漆黑而望不到尽头的通道,许久之后,受伤的脚微微挪动,张灵咬了咬牙,迈出了沉重的步伐,向着那漆黑通道走去。

张灵在盯着那通道的过程之中,仿佛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牵引,令他没来由的想要进入那山洞之中,那一种感觉就像是,如若他今日并没有选择进入其中,他会后悔一辈子。

在那一种无法形容的牵引力牵引之下,张灵一拐一拐的步入了那通道之中,而那一种牵引力也随着他的前进,亦是愈发强烈。

渐渐的,他的身影仿佛陷入了无尽黑暗之中,其眼前的一切皆为黑暗,没有任何光线,声音,犹如一片虚无,不过绕是如此,他的步伐却依旧不曾停过,一直在前进,向着那种牵引力最为强烈之处去。

张灵不知走了多久,仿佛已是过去了一个月,一年,十年,甚至更久,而此时的他,非但已是精疲力尽,且还饥寒交迫,整具身体也仅剩下一口气吊着,俊逸的面庞已是煞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

不过在他却并未因此而停下脚步,反而是继续行走,因为他感应到,那一种缥缈虚无的牵引力已是距离他不远,甚至隐约间,他的听觉像是恢复了,而视觉,亦是模糊的看到,有一丝丝光线,那光源之处,或许就是那散发出牵引力将他引入其中的所在之地了。

抱着这一种期望,张灵拖着那一具“残躯”缓慢行走,犹如蜗牛,不过绕是如此,那些微弱的光线,却是伴随着他的前行而愈发强烈,而牵引力,亦是愈发强烈。

又像是经历了一段长久时间后,那一道光源与牵引力之处,终于是出现在了张灵十丈之内,在他的眼前,是一扇古老而破旧的铜门,铜门之上,存在许多小孔,细小的孔洞,散发着幽幽光芒,而这些光芒,正是其当初所见的光线。

望着眼前这一扇古老铜门,张灵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那看似凹进去的幽黑双目浮现了一丝不解,也有好奇,其没有出言,而是缓缓上前,抬起那已是消瘦如柴棍的手臂,推开了这一扇铜门。

吱嘎!

沉重的金铁交错之音,在这空荡荡的通道响彻,犹若滚滚海浪在此回荡,显得几分诡异。

不过如今的张灵,却并没有理会那声音,而是死死的盯着那铜门之内的“世界”。

那是一座洞府,而洞府之内,摆放着诸多柜子,每一个柜子之上,都是摆放着不少东西,有丹药,卷轴,武灵器,琳琅满目之物,尽是落在张灵的双目上,而在洞府中央处,还摆放着一枚堪比巨石,而又散发着炽热之气的珠子,整个洞府之中的光芒,皆是自此处而来。

“这...这绝对不可能是肖府的宝库!”望着这些昂贵之物,张灵忍不住震撼的叫道,因为洞府之内的手笔,即使是当初的张府,都拿不出来,而那比当初的张府弱上几个层次的肖府,更不可能。

而在震撼过后,张灵的目光便是落在了那些丹药之上,那折磨了他不知多久的饥饿感忽然出现,像是一个魔头般驱使着他,催促他去将那些丹药尽数化为腹中之物。

面对那饥饿感的驱使,他无法抵抗,也没有任何必要抵抗,顿时犹若疯子般冲了进去,在饥饿感的驱使之下,身上的伤势都已是无法阻碍他的脚步。

哐当!

砰砰砰...!

嘹亮的破碎声,在洞府之内不断响起,一个个玉瓶打碎,柜子之上的丹药,一枚枚减少,而张灵此人,便是犹如一头饿狼,抓住的丹药皆是一口吞并,在这般疯狂的吞食之下,一股股药力汇聚在他体内,不断的发生碰撞,让他承受了撕肉般的痛楚。

“呃...呃啊啊啊!”

在将柜子之上的丹药洗劫一空后,汇聚于张灵体内的那一股药力终于是彻底爆发,犹如一阵阵浪涛般冲击着他那薄弱的身体,令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缝,滴滴鲜血,缓缓溢出,而那俊逸的脸庞,已是狰狞犹若魔头,幽黑的双目变得猩红,像是凶煞之兽的瞳孔般,周身席卷而出阵阵狂暴的力量,发出那痛苦而挣扎的咆哮之音,震动整个洞府。

在那等药力的冲击之下,他的身体表面渐渐裂开,细细血肉呈现出来,而他的意识,亦是开始模糊,眼前的一切,便是随之沦为黑暗。

张灵那薄弱的身体,像是一团泥巴瘫软在那地上抽搐,身体表面全是猩红的血液,犹若一尊血人。

不过就在此时,一缕缕幽紫色的神秘力量缓缓的出现在张灵的身体表面,这些力量犹若一层保护膜,将其包裹住,以着一种缓慢的姿态修复他那已是撕裂开来的皮肤,稳住了那些犹若洪荒凶兽,欲要将他撕成碎片的狂暴药力。

而旋即,那些幽紫色力量并未就此止步,而是缓缓向张灵的腹部蔓延而去,汇聚于腹部之上,为其炼化那一股狂暴的药力。

在那些神秘力量将药力炼化之际,神秘力量的波动便是辐散了整个洞府,也正因此,那沉睡于此几十载之人,被唤醒了...

嗡嗡嗡!

刹那间,一股股炽热而狂暴的灵力涌动,像是滚滚浪涛般翻涌,自那洞府之中那一枚较为显眼的珠子喷薄出来,炽热之气,弥漫整个洞府,仿佛此处化为了熔浆之地,热气腾腾。

而在这之后,那珠子之上,一道苍老而虚幻的身影,缓缓呈现,犹若幽魂般。

“唔,多少年了。”

苍老而虚幻之人微微抬起头,深邃双眸有着说不出的辛酸,不过在那辛酸之中,却是包含了无法形容的仇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