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激荡大时代

更新时间:2021-09-25 03:06:26

重生之激荡大时代 连载中

重生之激荡大时代

来源:落初 作者:哗啦啦下雨 分类:都市 主角:林维桢谭山 人气:

《重生之激荡大时代》是哗啦啦下雨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激荡大时代》精彩章节节选:天雷滚滚,林维桢回到了40年前,他不想再重走那条老路,他想活得更轻松一些,开心一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进入阳春四月,气温回升。

第二天一大早,林维桢骑着谭山的二八自行车去了县城人民医院,顺利地通过了体检。

回去的路上经过农场九组的田间地头,发现很多人提着篮子拎着小锄头正在地里挖野菜,林维桢来了兴致,停好车下了田头,跟一个老头招呼道:“老伯,都有什么菜?”

老头头也不抬地道:“荠菜、波波丁”。

老头的篮子里绿油油的一片,林维桢从里面拿起一颗波波丁,稍微拍拍泥土就放进嘴里,“唉,好久没吃这东西了!”

老头抬头咧着嘴露出缺了门牙的牙花,“你这小伙子,咋就不洗洗再吃,你看这地里刚堆的肥”。

林维桢闻言只觉得喉咙发痒,赶紧将野菜吐出来,俯身连连作呕,好一会儿才直起腰来,眼泪都出来了。

老头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林维桢又吐了几口口水,问:“老伯,你这菜卖吗?”

“卖?”,老头摇摇头道:“不值几个钱,地里到处都是”,说完继续低头找野菜。

林维桢跟在他后面,道:“老伯别走呀,这些菜卖给我吧,您说个价,回家我包饺子吃”。

老头扭头看了林维桢一眼,目光盯着他胸前的口袋道:“钱就算了,给我根烟抽就行了”。

林维桢忙从口袋里掏出烟,这包烟还是早上在县城里买的,在医院体检时散了几支烟,剩下大半包,往老头手里一塞。

脱下上衣,身上还留着件海军蓝条文T恤,把篮子里的野菜倒进上衣里,将两只袖子打了个结系好,提起来就走,“老伯,谢了啊!”

老头乐呵呵地道:“下次要野菜还找我啊”。

刚转身,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叫骂声。

老头也直起腰,只看了一眼就道:“估计魏婆子又受欺负了”。

见林维桢一脸好奇,老头索性点着根烟,跟林维桢侃起了大山。

“这魏婆子挺可怜的,爹娘死的早,只有一个弟弟,姐弟俩相依为命,民国三十七年秋天,她弟弟去县城卖菜被抓了壮丁,从那以后再也没回来,也不知道死了没。因为有这么个弟弟,魏婆子没少受人白眼儿,也没人愿意娶她,当了一辈子的老姑娘”。

民国三十七年?也就是1948年,那年离这不远的地方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大决战,双方在南北狭长的土地上总共投入了100多万兵力,打得天翻地覆,倘若老头说的是事实,那么魏老太的弟弟很有可能已经成了一捧黄土。

兄妹俩真是可怜人,兄弟闫墙,受苦的还是普通老百姓。

林维桢不想多管闲事,告别老头,骑上自行车继续赶路,没骑出多远,那边的叫骂声越来越大,而且隐约还能听到哭喊声。

怎么动起手来了?林维桢皱起了眉头,犹豫了几秒钟,车头一拐,上了前往九组的土路。

到了跟前,魏老太门前围了一圈人,有村民认出林维桢,客气地打招呼道:“林老师”。

林维桢点点头算是回应,问道:“咋回事?”

“几个小子把魏老太家的菜园给踩了,被魏老太抓个现行”。

林维桢挤到最里面,只见一个浑身打满补丁的老太太正坐在地上抹着泪,几个混子在菜园里乱蹦,将一茬茬绿油油的香菜都踩倒了。

林维桢一眼就认出几个混子是农场高中的学生,冲着他们喊了一声:“你们几个干啥呢?”

一个混子抬头望着这边,嬉皮笑脸道:“原来是小林老师,你也来踏青?”

踏青?林维桢顿时耷拉下脸,走到菜园的篱笆前,冷声道:“怎么不去上学?”

几个混子糟践更起劲儿了,“上学有啥好的,我又不考大学,反正在学校里也是混日子,小林老师,你是文化人,好好考你的大学吧”。

“出来!”,林维桢气得直咬牙。

围观的村民对林维桢的印象不错,很多人的孩子都在林维桢班里上过学,所以也纷纷附和道:“快出来吧,好好的香菜都让你们糟蹋了”。

混子们脸上有些挂不住,为首的一个愤恨地望着林维桢,直接骂道:“叫你一声老师那是瞧得起你,往前两年我弄死你这个臭老九!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我偏不!”,一边骂,一边更加用力地踩香菜,“我这是在割资本主义的尾巴,走到哪我都有理说!”

不得不说,混子说的不错,魏老太在门前开菜园确实不妥,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大家都装作没看见,所以这么长时间也没人管,有时候大家可怜她,会找她来多少买点菜,也算是帮一把。

看着碧绿可人的香菜被践踏倒伏在泥土里,林维桢火气冲天,跳过米高的篱笆,几步走到说话的混子跟前,抬腿就是一脚,混子哎呦一声在地上打了个滚,还将篱笆压塌了一大片。

剩下的三个小混子傻眼了,在他们的印象中,林维桢文质彬彬,哪料到一言不合就踹人!

换做是别人,混子们肯定会还手,但现在他们却不敢,毕竟林维桢名义上是他们的老师,他们不傻,现在不是几年前的光景了,老师的地位又回来了,如果他们敢打林维桢,不用场长谭山出手,他们的父母就会给他们做一顿皮鞭炒肉吃。

林维桢却不打算放过他们,上去一个给了一脚,一边踢一边骂:“没家教的东西!你父母没教育你们尊老爱幼吗?就是欠收拾!”

围观群众没有插手的意思,在他们看来,老师教训学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甚至有几个人拍着巴掌叫好:“踢得好!”

踹完人后,林维桢顿时感觉神清气爽,浑身轻快了好几斤,冲混子们瞪眼道:“还不去上学!”

混子们赶紧扶起还躺在地上喊疼的头儿,头也不敢回地走了。

村民们看完了热闹,一哄而散。

“老太太,他们打你了?”,林维桢将魏老太扶起来,给她拍拍身上的土。

魏老太用袖子抹了抹脸,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道:“他们不敢打我,只要动我一根手指头,我赖死他们!”

林维桢哑然失笑,这老太太可不是个糊涂虫,鬼精着呢,看来自己多虑了。

见老太太活蹦乱跳的没什么问题,林维桢笑道:“没事就好”,抬眼看了一眼菜园,又道:“我帮你把篱笆重新扎起来吧”。

魏老太赶紧道:“用不着,我知道你,城市来的学生娃,这两年在学校里当老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活你干不了”。

老太太很熟练地扶起倒在地上的篱笆,拿着一个小铁锨,砰砰几下,将木头做成的篱笆钉进湿润的泥土里,又找了几根木棍,将篱笆的缺口给补上。

林维桢勤快地在旁边搭把手,等补好篱笆后,看着倒伏一地的香菜,惋惜道:“这么多香菜可惜了”。

魏老太嘿嘿一笑,眨巴眨巴眼道:“没有的事,你这娃子不懂,这香菜跟别的菜不一样,越踩长得越好!”

“啊?”,居然还有这套路,原来香菜是踩踩更健康啊,看来白担心了,林维桢哭笑不得道:“老太太,您可真是……”,想了想,最后竖起大拇指。

魏老太得意道:“那几个混子跟你一样,也不懂,算是帮我大忙了,他们不踩,还得我自己踩”。

既然这里没啥事了,林维桢便告辞离开,魏老太跟着送出老远,一直送到路口,嘱咐道:“骑车小心着,以后常来啊!”

林维桢骑上车子,等走远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魏老太挺有意思的,不过马上又紧紧地抿起嘴,心情颇为沉重。

魏老太不是个迂腐之人,可怜的外表下掩藏着她的狡黠和世故,但林维桢一点也不反感,因为他知道这是魏老太在尝遍欺负后学会的保护色。

中午吃饭的时候,谭山问林维桢:“打架了?”

林维桢笑着问:“怎么?那几个混子告状了?”

谭山不屑地道:“他们敢!看我不拿大耳刮子抽他们!我是听九组的人说的,你小子这事儿办得利索,不过就是揍得太轻了”。

杨婶在一旁捶了谭山一拳,埋怨道:“哪有你这么怂恿孩子的?你以为谁都像你个粗人?”

谭山挨了骂后也不在意,笑道:“四姐儿,赶紧吃饭”。

杨婶排行老四,比谭山大三岁,谭山一直喊她四姐儿,这些都是听谭沁说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杨维桢就不清楚了。

不过看杨婶的做派不像是普通人家出身,尤其杨婶还能读书写字,偶尔拽几句伦敦腔的英文,这一点在这个年纪的妇女身上可不多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