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回七岁:霸宠小青梅

更新时间:2021-07-20 14:54:08

重回七岁:霸宠小青梅 连载中

重回七岁:霸宠小青梅

来源:落初 作者:芸芸 分类:都市 主角:郭小明小明 人气:

《重回七岁:霸宠小青梅》是芸芸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回七岁:霸宠小青梅》精彩章节节选:莫名其妙的穿回七岁,励志扭转自己成为贫二代的命运。咋一不小心就成了天才呢!天才就天才吧!也不枉费重生一回!可从七岁开始就纠纠缠缠的小男人是要闹哪样?  男主18岁的时候,男主妈试探的问:“有没有谈恋爱?”  男主斩钉截铁回答:“没有。”  男主妈欣慰的笑:“没有就对了,可不能被乱七八糟的女孩子迷惑了!学业要紧!”  男主22,男主妈:”你可以谈一个女朋友了!”  男主:”大丈夫先立业,后成家。”  男主妈:“立业不假,家也要成啊!”  男主26岁,男主妈急的火上房:“你赶紧把女朋友带回家,别人的娃都满地跑啦!”  男主囧:他也想,可他想娶的还不到结婚年龄怎么破!  男主30岁,男主妈:“再不结婚就死给你看。”  男主只剩忧伤:未来媳妇就是要晚婚,追妻之路怎么就这么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六天的时间过的飞快。这些时间里郭小明又重新体会了一下跨大步,踢房子,织石子儿,摔泥巴,跳皮筋等儿时游戏,还故地重游了学校里头几个大蚂蚁窝,小学所在村子里头几人都合抱不过来的大槐树,甚至许了一帮跟班一人一个二毛钱的雪糕收拾了几个作对的男孩子。回家就更不用说了,吃着妈妈精心准备的饭菜,睡着记忆中熟悉的大床,这感觉只能用大张伟一首歌形容——“倍儿爽”。

星期天一大早,郭小明还没有睡醒,迷迷糊糊听到院子里头有陌生人说话的声音。拖拉着鞋子下了床,走到院子当中一看,一辆架子车停在院子中央,架子车放着满满的蜂窝煤。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上身着一件蓝色的棉背心,下身穿一条看不出什么颜色的裤子,裸露出的胳膊上还有脸上都有不少黑色的印记,应该就是这车煤的主人,正一边擦着汗一边和妈妈在大声的说话:

“嫂子啊,虽然说夏天都已经过去了,可这秋老虎也晒死个人,你让我送到这里就算了,还要再送到那边。不多给二毛钱我指定不干。”

“大兄弟,你说的这些俺也知道,可咱这不是熟人嘛!俺们家的蜂窝煤自打住在这石峡村可都是从你们家买的,照顾了你多少生意,只不过是多送个几百米的事情,你每次都要推三阻四的,你这可不够厚道。”

说道这儿年轻男人也似乎感觉有点不地道,黑脸犯了犯红晕,最后又挠挠头:“嫂子,实话说了吧,如果只是出点力,咱这庄户人做惯了的,就是你家那小姑子……”说道这,年轻男人停住了。

“我家小姑子怎么了?”赵家荣拧拧眉,追问道。

“哎,算了。”年轻男人又揩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嫂子,别说了,我送还不行嘛!”

妈***小姑子?而且就住在离自家几百米的地方?郭小明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年轻男人所说的就是自家老爸那最亲爱的四妹,自己那亲爱的好四姑了!

想到后世这位四姑的所作所为一股怒火顿时就从郭小明的心中升腾出来。

记忆中,自家七年以后破产了,破产的原因四姑父也占了其中一部分原因。这都暂且不论,在自家破产欠了几十万的外债,就靠老妈辛辛苦苦种菜,卖菜维持生计的时候,四姑上门了。上门不是来雪中送炭,而是来讨回四姑父的1000多块的工资。自家老爸老妈说没有钱,四姑又哭又闹,后来实在逼得爸妈没办法,让四姑把自己楼上装修剩下的材料拿去抵债。四姑也不哭了,也不闹了,上去把一堆东西搬下来,搬到自家卖菜用的脚蹬三轮车上头,扔下一句话“回头我把三轮车给送回来”。结果,最后人倒是回来了,只不过是把她这趟骑来的自行车给骑走了,三轮车的影子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看到。当时,她还记得爸爸蜷缩在屋子沙发的一个角落里头,抽了一宿的烟。妈妈气的连晚饭都没有做,只是在那抹眼泪,那绝望的眼神她几十年后都还忘不掉。

呵呵!郭小明心头冷笑一声。这几天只顾得回味童年了,倒是暂时没有想起来前世这些虽是亲人但比仇人还不如的白眼狼们。

那么既然老天让她穿越回来了,她就绝对不会让自家如日中天的生意被这些蛀虫们弄破产,扭转自家姐第三个沦为贫二代的命运!

想到这儿她连忙喊道:“妈,这些煤球是不是要送到四姑家去?”

“是啊。”赵素荣答。

“那我也要去”。

“这一大早上的,跑你四姑家干啥?”

“我去看看弟弟。”郭小明瞬间就想好了借口。

“去吧。”都是亲戚,两家的小孩经常来回串门,离的也不太远。以为闺女真的一时兴起想要看小姑子那刚生几个月的弟弟。不太在意的挥挥手表示同意了。

A县位于H省L市的东面,整个县城不大但历史上先后有夏、商、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七个朝代在这里建都,是国内已知建都朝代最多的县。随着1978年十一届二中全会的召开,整个县城活络起来,到了1985年左后,石峡村靠着最靠近县城中心的地理位置优势入了急切想要出点政绩的县领导班子眼。于是,呼呼啦啦整个村的房子全部拆除,整整齐齐的规划成五条街道,每条街道编上门牌号,每家给盖上了亮堂的二层小洋楼,过年过节还发放米油,养老补贴,一时之间不知羡煞了多少别的村的村民。

郭小明的老爸郭西杰作为敢想敢干的年轻人,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开始卖苹果,后开玻璃店,然后开食品厂,最后又折腾上了盖房子。不得不说,郭西杰的胆量,眼界,在那个年代确实不可多得,因此在整个县城大多数的人都还在观望的时候,已经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虽然手里已经有了点钱,但郭西杰还是一股脑的都投入到生意上去,以至于老家后庄村的几分宅基地到现在还是早些时候的土坯房,根本就没有办法住人。但一家老小总归要住啊,于是郭家的一家老小就在石峡村租了现在的这处院子。

至于四姑嫁给了南蔡庄的四姑父为什么也会住在石峡村,这就要从80年代开始的计划生育政策说起。

1980年开始全国大范围兴起轰轰烈烈的计划生育运动。H省作为第一人口大省活动搞的尤为激烈。到处贴着红艳艳的大标语,基本都是“少生孩子多种树”,“只生一个好”等。只生一个的不但会受到表彰还会颁发独生子女证,每年国家还会给予补贴。至于多生,超生的那自然是严厉打击。妇女们只要生完一个,各村的妇女主任就开始上门动员妇女们去做结扎、上环,如果发现哪个妇女几个月不见踪影,第一时间上报并四处查找,一旦找到哪怕即将临产也会把胎儿流产。至于漏网之鱼当然是处于重罚,自家没钱的亲戚朋友还要连坐受罚。但几千年的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哪会一时之间就给扭转过来,运气好的第一胎生了男娃的妇女当然响应政策,运气不好的只能担惊受怕,四处躲藏接着往下生,哪天生了男娃哪天才会结束这流亡的日子。1990年春晚播出的小品《超生游击队》真实反映了那个年代的那种现象。

郭小明四姑郭淑芬和老妈都恰好属于运气不好的那类。赵素荣生完老大郭明明之后,躲在四川娘家几个月生了郭小明,生完郭小明孩子刚满百天就依依不舍的回了H省,又躲到下屯村的窑洞好几年才生了郭赵明。

而郭淑芬的经历和赵素荣基本一致,也是生了大女儿鲍盼盼又生了女儿鲍欢欢,最后无奈的打算在荒地里搭棚子生儿子的时候,郭小明老爸和老妈深表同情的伸出援助之手在石峡村给四妹租了一处院子,把四妹一家老小给安顿下来。为了方便照顾,还特意租的离自己比较近。这不,折腾这一大圈总算有了结果,在今年三月间郭小明四姑得偿所愿终于生了儿子鲍宇峰。

但这一大家子终究是要吃要喝的,四姑郭淑芬奶着孩子,还带着两个大的都很吃力,一家的生活来源就是四姑父鲍成运在郭西杰这里做帮工挣的钱。钱不够花,孩子嗷嗷待哺,四姑就经常到自家母亲那里哭诉。自家母亲难免又在儿子跟前旁敲侧击,郭小明老爸是个孝顺的,对自家小妹的遭遇也是深表同情。郭小明老妈也是个和善,心慈的,于是后来就成了郭小明家买面、买米、买油,买煤都是一家一半。到了后来,一到星期天四姑就会把两个闺女打发到郭小明家里来,甚至有的时候不想做饭了,装作和老太太聊天忘记时间等,也在郭小明家蹭上一两顿。不得不说,郭小明的老爸老妈真可谓当代活**,中国好哥嫂。

“哎。”郭小明踢着石子跟着拉煤的板车往四姑家里走,不知道都已经叹了多少口气。

爸妈对四姑这么好,后来她们居然落井下石,真是典型的恩将仇报。问题是她自己是穿越过来的知道四姑一家子是这样的白眼狼,她爸妈没有穿越啊又不能提前预知这一切。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个时间鲍成运一家老小正围坐在一张矮桌子上吃饭。桌子上摆着一碟子萝卜干,一碟子雪里红,一个有些发黑的竹筐里头放着几个有点开裂的馒头,大人和孩子面前一人摆着一碗面疙瘩汤。郭成运显然是急着上工,左手端着面疙瘩汤,右手拿着筷子攥着馒头,时而夹两筷子咸菜,时而咬两口馒头,时而呼噜噜的喝着汤。鲍盼盼和鲍欢欢撅着嘴显然是对早饭不太满意,半天都只是用筷子搅着面疙瘩汤。

“妈,咱们家的早饭太难吃了,吃不下去。”两岁的鲍欢欢搅面疙瘩汤搅了半天,奶声奶气点的开口道。

郭淑芬正一边奶着鲍宇峰,一边往嘴里头塞馒头。听见这话顿时就来了气,啪的一声把筷子扔到桌子上,张嘴吼道:“嫌难吃就别吃了,谁家好吃就滚到谁家吃去”。

鲍成运蹙了蹙眉,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看看筐子里头开裂的馒头道:“孩子她娘,一大早上的发这么大火干什么。孩子虽然是娇气了点,但说的也是实话,你看看这桌子上的干馒头,凉咸菜,就是大人天天吃这个也受不了,何况是孩子呢。”

“哈,”郭淑芬冷笑一声,顿时如火药桶般炸了,屁股底下的凳子倒到后面,怀里的儿子也被吓的大哭,孩子的哭声夹着郭淑芬刺耳的怒骂声充斥着整个屋子:“鲍成运,你说这话意思是埋怨我是不是,嫌我没有我三嫂子能干是不是,那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有没有拍拍胸脯想想,你要是有我三哥的一半能耐,我不知道吃香喝辣的,我愿意天天吃馒头,啃咸菜。我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当年听了你三年两语的哄骗嫁到了你们老鲍家,这些年当年做马,给你生儿育女的还要遭你嫌弃。说道这里又是“嗷”的一嗓子,痛哭出声“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给你离婚。”

一听离婚,鲍成运也慌了,连忙站起来去拉郭淑芬:“我这也没有说你什么啊,你怎么就吼的这么大声,这么大声音也不怕人家街坊四邻的听见笑话。”

郭淑芬用力甩开鲍承运的拉扯,嗓门依然不减:“谁愿意笑话谁笑话,老娘在自家院子里头,高兴哭就哭,高兴笑就笑,谁要是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老娘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