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宠妻难追:无耻相公欺上门

更新时间:2021-01-10 08:05:08

宠妻难追:无耻相公欺上门 连载中

宠妻难追:无耻相公欺上门

来源:落初 作者:十三邪 分类:都市 主角:卿卿左之钰 人气:

火爆新书《宠妻难追:无耻相公欺上门》是十三邪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卿卿左之钰,书中主要讲述了:宁卿卿这辈子信了左之钰三次,第一次,他害的她颜面尽失,成为了全京城的笑柄;第二次,他害的她名声尽失,顶着万千骂名逃去了荆州。三年后回京,这个让宁卿卿恨的牙痒痒的人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向她求婚!不答应他怎么办?左之钰抹着眼泪就要撞墙:“卿卿啊!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死给你看!”左之钰自知罪孽深重,婚后对宁卿卿百般宠溺,当年害的他家娘子伤心的渣男恶女他来收拾!凶婆婆毒表妹他来应付!小三小四他来踹开!但是,某一天有萌娃来找他认亲喊爹,这可怎么办?宁卿卿冷笑不语,左之钰抹泪就要跳河:“卿卿啊!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就死给你看!”看无耻相公怎么撒娇卖萌打滚撒泼,将傲娇娘子拿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卿卿不知道左之钰傻笑个什么劲,可她就是觉得他给她那眼神里,似乎带了不怀好意。

左之钰对她好过两次,一次害的她求婚被拒颜面尽失,一次害的她被诬陷水Xing杨花不知廉耻,顶着千万骂名。

如今想要娶她,莫不是又想害她了吧?

宁卿卿感觉甚是惊恐!

可怜的左之钰尚不知晓自己的一腔热血被宁卿卿狠狠的践踏了,他只暗觉自己今日精心打扮是个正确的决定。这不,他都把宁卿卿迷的移不开眼了!

“杜大人。”皇上又点了杜若青的名字,沉声问:“你觉得左大人和安宁郡主可相配?”

杜若青低眸,掩去了眼底的两分狠毒,面上不动声色:“臣以为,感情这事可不是我们旁人说什么合适不合适,正巧今日郡主也在这儿,何不直接问问郡主对于左大人的心意如何呢?”

宁卿卿和左之钰同时心中一紧。

皇上也认同杜若青的话,转头对宁卿卿道:“卿卿丫头,你觉得左大人如何?你喜欢就喜欢,你不喜欢我们就再挑一个,反正我朝有为青年比比皆是。”

宁卿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她当众拒绝左之钰?然后看着左之钰像她三年前那样,面子扫地沦为全京城的笑柄?可是如果答应了他,她实在是想象不出她和他成为夫妻,两个人一起生活的样子。并且她有些担心左之钰,怕这次相信了他,她就会又狠狠栽个跟头,摔得头破血流!

正犹豫间,大殿里清晰地响起了一声女子的啜泣声。

虽然很短暂也很轻,可是还是让宁卿卿注意到了,抬眼间就看见对面的雅宁公主红着眼眶怒视着自己,显然才哭过。

宁卿卿不傻,一眼就知道了刚才左之钰求赐婚时众人的僵硬反应是怎么回事,也猜到恐怕是这个雅宁公主喜欢左之钰。

拆人姻缘的事,宁卿卿不想做。

她只一瞬就坚定了想法,转头就对皇上鞠躬,谦逊回道:“谢皇上肯Cao心卿卿的婚事,卿卿心里千万个高兴,不过三年未回京城,卿卿有些生疏了。您让我选夫婿,一时也每个主意的,干脆就将卿卿的亲事拖一拖……”

“拖不得咯!”皇上打断了她的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卿卿丫头生疏个什么?有朕给你把关难道还有害了你的?今日就选出个如意夫婿出来吧!”

宁卿卿苦了脸,看见皇上这强硬的态度就知道今日这关是逃不掉了。轻叹一口气,她也顾不得她到底会嫁给谁了,反正先把左之钰这事辞了再说,也许她拒绝了左之钰,其他人会说她不知好歹而不会笑话云仁景吧?

这么想着,她微微放下心来,看着左之钰,正好对上了他带着几分期翼的眼神,面露歉意:“多谢云大人好意,不过……”

——吧唧

左之钰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小心脏摔在了地上的声音。

宁卿卿的话没说完,他就可以猜到她要拒绝他了。如果她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他,那他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他就会眼睁睁的看着宁卿卿下嫁他人!

“卿卿!”

念此,他连忙高呼了一声宁卿卿的闺名,打断了她的话,然后一手作拳狠狠的砸在了青玉石地板上做懊恼状。其用力之大,一拳下去,拳头就染了血迹,地板上也可以清晰见到一个血印。

众人和宁卿卿都呆了,尤其是宁卿卿,简直就是看不懂左之钰到底想玩儿什么把戏。

云仁景抬眸一直看着宁卿卿,那眼中的坚持和深深的情意让宁卿卿心悸又疑惑。

又听见左之钰悲愤道:“卿卿,是我对不起你!三年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生气离京,如今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没原谅我吗?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是我就是喜欢你!三年时间,我过的煎熬,既担心你喜欢上别人了,又害怕你仍旧不愿意原谅我!今日也算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你要是不答应我不原谅我,我甚至不知道今后如何生活下去!”

左之钰嗓门挺大的,掷地有声的说着,脖子上都有青筋暴起,红着眼看着她,恨不得直接把心掏出来给宁卿卿的态度。尤其是最后一句“甚至不知道今后如何生活下去”,可把众人雷了个里嫩外酥。

这……这种任Xing的话真的是从朝廷一个三品大臣嘴里说出来的?

“左之……大人,你没病吧?”半响,宁卿卿才镇定了下来,犹豫的问道。

她可是记得,左之钰当初没少欺负她,打碎花瓶弄坏花草栽赃陷害给她这种事,简直就是层出不穷。从十四岁那年认识了他,到短短一年后她离京,不知他欺负了她多少次!

现在他在这里要死要活的说喜欢她?别逗了,她会忍不住想笑。

可是,左之钰这次是说得都是真心实意的。

他望着她,原本神色飞扬的眸子,现在只有委屈和期翼。就像是被宁卿卿抛弃了一般,他却还在等待着她的回头。

“卿卿,我没病,可你要是不答应和我成亲,我可能就真病了。”

宁卿卿闻言,表情僵硬,她要收回之前的话,左之钰这厮分明依旧这么无耻,他哪里委屈了?!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能抓狂,只有继续保持着端庄的身姿颔首回答:“左大人病了,自然会有人照顾的。”

他病死了,都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没有卿卿,我的病肯定好不了……”左之钰继续用炙热的眼神盯着宁卿卿,就希望她再抬头看他一眼,好明白他的澎湃感情。

众人:“……”左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无耻的不忍直视了?

“咳咳……”皇上都看不下去了,故意轻咳两声,终于让左之钰收回了眼神,然后问他,“左大人,这可不是朕不给你赐婚,实在是郡主的芳心不在你这儿,哎……你看这可怎么办?”

皇上的那声叹息韵意极深。

还问他该怎么办?

不是皇上不愿意赐婚,是他想赐,可宁卿卿不同意。

她不同意就没办法赐,这样的话该怎么办呢?

废话!

当然是需要左之钰想办法,逼迫宁卿卿同意!

逼迫?

这个词,又是韵意极深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